奇蹟的三重奏

缺今坂小夥伴啊XDD
這裡很雜…主要以卡打掐和喰種為主,偶爾會出現黑籃或其他動漫/
請多指教!!

【東卷】悸動

CP:東堂盡八X卷島裕介




   今天是第幾天沒打電話了?他完全沒有去記。
 
  擱在櫃子裡的手機沒有未接來電的字樣,東堂明白他所想的人是不可能會打來的。永遠是自己站在主動的一方,偶爾也盼著對方能打通電話關心他一下,東堂覺得這樣的他非常難堪,抓著手機用力的往地上一摔。
 
  『卷島裕介 來電』的字樣顯示在小小螢幕,很快地就消失了!
  「啊啊啊------!!小卷!!」
 
  瞥見到匆匆出現又迅速消失的字樣,東堂盡八表情痛苦的抓著斷成兩半的手機,他仰著頭怒吼著說「天啊…小卷的電話!我沒有接到…我是個大笨蛋!」
 
  「你本來就是個笨蛋!」還想說是誰在休息室裡亂吼亂叫的,荒北靖友的身體靠著門邊,一副就是看好戲的樣子盯著挫敗的東堂。
 
  東堂收起難過的心情,把手機放回口袋、手指指著荒北回應「這麼聰明的我才不是你講的笨蛋…」隨手撥弄了頭髮又是平時自戀的模樣。
 
  小卷的電話不見了吧…他的眼神閃過一絲黯淡,這下要去哪裡把對方的電話找回來?何況零用錢已經花在頭髮和衣服的身上,要買新的手機也得等到下個月了……沮喪的心情更是雪上加霜啊!
 
  電話一端傳來嘟嘟的聲音,卷島裕介慢慢地將手機放到一旁。想跟對方確認一下旅館的位置,沒想到東堂沒有接電話…看來也只能靠自己去找了。
 
  意外從東堂的手中得到一張旅館住宿券,打算想去泡個溫泉放鬆一下,發現他對箱根這塊地方不熟才會打電話給東堂盡八!誰曉得電話根本就不通,而且也已經兩個禮拜沒接到他的電話。
 


  看來只能沿路問人了,卷島嘆氣的想著。
 
  從千葉搭車到箱根花上好幾個小時,坐車坐的身體有點生鏽了,湊巧看到一間具有日式古典風格的建築。提著行李要往建築物的方向走去,正好看到有輛公路車騎到建築物的附近。見到熟悉的髮箍和身影,他知道是許久沒聯絡的那個人,然而想叫出口的名字卻吞了回去。
 
  東堂他很忙吧……
  走近一看,終於發現建築物的招牌和他手中住宿券的名字對照是一樣的。卷島裕介豪無猶豫地走進裡面,迎來的是歡迎客人的笑臉和招呼詞,說話的青年張著嘴瞪大雙眼彷彿在說著你怎麼會來這裡?
 
  「……嘿嘿,這張券的效用也快過了吧…」卷島裕介手拿著住宿券在東堂面前揮來揮去,他扯出淡淡的笑容、接過卷島的行李帶他進去裡面的房間。
 
  作夢也沒想到對方會跑來這裡找他的一天,卷島面色尷尬的用手搔了臉,平常多話的人不說話讓他有點不習慣,有溝通障礙的他不曉得該對東堂說些什麼。
 
  「……感覺很久沒聽到你的聲音了。」卷島打破沉默先說出了疑問。

  「小卷你是在擔心我嗎…?」手機壞了讓他沮喪到不想說太多話,對方的一句話讓他從地獄爬回天堂。
 
  卷島裕介將臉別向一邊,不把視線放在面前的人身上。「嘛,大概吧…喂!這裡會有人…呃唔……」剎那間他的臉被溫柔的捧著,柔軟觸感壓上了他的唇。
 
  對方的吻有運動飲料的味道,隱約能聞到他的身上有著淡淡的薄荷香氣,似乎將他的理智一點一點的吞噬,等到反應過來…雙手早已主動環著東堂的脖子。
 
  ……小卷!我的小卷…好可愛!





  他可能得了缺乏小卷的絕症。

  是從什麼時候開始想對小卷做這些事情呢?

 

  東堂盡八張開了嘴,低頭咬住胸口明顯挺立的一點,時而用牙齒輕輕啃咬著,時而舔拭著。被舔的卷島忍不住仰頭呻吟「唔…你從哪裡…學來的…嗯…」

 

  他是從哪裡學來的?正確來說是在夢裡看來的。

  被啃咬的地方彷彿有無數隻螞蟻爬過,東堂的手指不安分地撫摸著身體每吋肌膚,一下被咬一下被摸讓卷島裕介的理智就快要消失殆盡。

 

  當那隻不安分的手終於探向長褲的縫隙時,卷島裕介立刻勉強支撐著身體說「盡八…你、你別摸那裡…」今天他還沒有打算要把後面的貞操交出去啊!

 

  「小卷…把你交給我!小卷小卷小卷……」不曾想過自己的名字重覆喊著也會有煩人的時候,特別是壓在身上的人這麼喊著!害他都不曉得該說什麼話來反駁,伸出了手扶著額頭有點小聲的回應「你…你沒有這方面的經驗吧…」

 

  噗哧一聲,東堂盡八不小心地笑了出來。

 

  他小心翼翼的退去卷島的衣服,就像自己在拆一件包裝很仔細的禮物,將衣服完全敞開後,就像平常所想的一樣也許比平時想的更完美,他的小卷就算曬了太陽也不會曬的太黑,很快就能白回來了。

 

  東堂盡八將卷島的衣服脫掉就沒有繼續下去了,他的眼神掃過了卷島裕介的每個地方,嘴裡讚嘆著「小卷的皮膚真好…擠壓一下這裡會有小卷的牛奶流出來嗎?」他的食指與姆指左右擠壓右邊乳尖,同時說著令對方難堪的話語。

 

  「你當我是你媽啊!要喝母奶找你媽媽要去…」

  「我想喝小卷的…」

  他哪裡有牛奶供人享用啊?要是有的話他不就成了奇怪的人種?

 

  「剛才小卷問我有沒有這方面的經驗吧…我有喔…而且每天都有。」

  笨蛋嗎?好端端的說這種話…

 

  他懶的過問東堂是哪裡來的經驗,說起來他的粉絲俱樂部也不缺乏女孩子的追求,每次比賽都能聽到女孩子為他加油打氣的聲音。

 

  如果說他沒有這方面的經驗才叫人覺得奇怪…

  心情跟著躁動肢體也會跟著做出反應,卷島的手推拒著東堂越來越接近的臉,被拒絕的人吃驚地看著卷島說「……小卷?」

 

  卷島裕介伸手揉弄著綠髮,他露出尷尬的笑容回應「就此打住好吧?」

  就算東堂有經驗又如何?跟他一點也不相干吧…為什麼心情會這麼複雜?

 

  發現壓在下方的人連看也不看他一眼,東堂沒有繼續下一步的動作,反而坐在榻榻米上看著平躺的卷島。

 

  到底要怎麼做…小卷才會明白我的心意。

  小卷會不會一輩子都不知道我對他的心情?我真的不想見到那一天…

  

  為什麼老是露出一副你是受害者的表情…?有經驗的話就不該找我,變成全是我的錯似的。門被拉上了,東堂盡八離開房間,留下衣衫不整的卷島正看著窗外的山上景色,眼裡的光芒卻淡了不少…

 

  他不懂東堂的想法,同樣地東堂也不明白卷島的想法。

  他們唯一合的來……果然只有公路車吧?

 

 

  除了公路車以外的事情,他並不了解東堂。

  …我果然不擅長這種友情關係……

 

  橘黃色光芒一點一滴被山與山之間隱沒,天空開始暗了下來。

 

  身上衣服在剛才騷動下被那個人弄亂,卷島單手扶著額靜靜地看著天空由亮變暗的轉變。敞開的上衣仍掛在肩上,被啃咬過的乳尖還殘留著奇怪的感覺,仔細一看還沾著某人的口水。

 

  那傢伙…果然把我當成他的老媽了吧!

 

  卷島用手擦掉東堂留下的口水,重新將衣服穿好就往餐廳方向移動。看著牆上貼了四個方向,正要往餐廳的方向時,湊巧遇到東堂…以及別的女性。

 

  「老媽…拜託你多給我一點零用錢吧!」他聽到東堂用著急的語氣向面前的女性懇求,女人插腰望著低聲下氣的兒子回答「盡八你別忘了…這個月的零用錢你已經花光了!媽媽是不會再多給你錢的。」

 

  「這對我很重要…拜託了!」看著她的兒子鞠躬拜託,女人不曉得該拿這小子怎麼辦才好,她收起嚴肅態度不免嘆了口氣說「盡八你到底要買什麼東西?」

 

  湊巧聽到對話的卷島裕介呆愣地站在原地,第一次看到東堂會低聲下氣講話,為的就是要買一隻手機。

 

  笨蛋啊我…為什麼要讓我聽到……盡八那個笨蛋…

 

  『盡八…我要去英國留學一段時間。』

  『哈啊?小卷…你要丟下我們的勝負不管嗎?』

 

  東堂天真認為能和他的小卷比一輩子的比賽。至少沒接到這通電話他是這麼想的…這三年間,只要一有空檔就會打電話給對方,得到這樣的訊息才覺得他在對方的心裡也許什麼也不是。

 

  小卷…我該怎麼辦才好?你一去了英國…唯一能連絡的工具就沒了。

可惡…可惡…可惡啊!盡八你到底在做什麼!?

 

  眼看手機無法到手,東堂盡八一點辦法也想不到。複雜情緒幾乎快要將他的心智掩蓋住,眼神的光芒黯淡不少,不開心又能如何呢?要是他不把錢全部花光就不會有這種煩惱了…

 

  東堂站在人來人往的餐廳門口,臉上不掛著笑容的他讓人有種難以親近的感覺,看到東堂的客人不免露出異樣眼光紛紛地避而遠之。

 

  「喂喂…對客人擺出臭臉好嗎?盡八…」那抹帶著壞意的笑容卻是東堂認為最好看的笑容,他想誇獎對方的笑容變得好看卻又說不出來。

 

  看著平時多話的東堂突然不說話,他還真的有一點不太習慣!卷島摸了身上的口袋取出另一隻手機、遞在東堂面前說「拿去…用這隻手機可以…跟我聯絡。」剪短一句話說出來竟會讓他覺得彆扭。

 

  東堂沒有收下卷島的手機,他抓了抓頭又說「那你幫我保管這隻手機…等我從英國回來再還給我…」

 

  沮喪的東堂抬起眼看著那隻手機,嘴角弧度明顯上揚、單手抓住了卷島的手腕將他拉向自己的懷裡。如果說能和卷島比賽是開心的事情,能被關心又是更開心的事情了。

 

  這是屬於小卷獨有的溫柔吧…

 

  卷島萬般無奈地吐出一口氣”……咻…”,被東堂緊緊抱在懷裡也只能抓著頭不時注意四周有無他人經過。

 

  餐廳內的喧鬧聲傳到外頭走廊,東堂用著只有卷島聽到的聲音說「…其實小卷很喜歡我吧?」聽到東堂丟來的問題,他的唇微噘了起來將臉別向一邊,用手指搔了搔臉,東堂盡八的自戀程度不是早就見識過無數次了嗎?

 

  用著精神百倍的高亢嗓音喊著名字的人才是他所認識的東堂盡八,不是那個沮喪到說不出話的那個陌生人…

 

  趁著卷島發呆之際,東堂拿著手機朝卷島一拍。正要點選自己拍的成果來看時,無意間地發現一張自己二年級時的模樣,那張是他和小卷騎公路車一起去看海的時候拍的,陸續點選幾張都是個人的照片…照片的主角───是他。

 

  東堂難以置信地用手摀住嘴巴卻遮不住逐漸浮起的紅暈,發現東堂的異樣後,卷島也看了手機螢幕,看到東堂盡八的個人照佔據了整個螢幕…

 

  「啊啊…我想起來要去泡個溫泉…先走了咻~」

  「…小卷你別跑!」

 

  卷島才不管後面的人怎麼說,不跑走的話可是要被迫問話啊…

  他根本就沒有準備要如何解釋照片的由來,與其要解釋不如被對方追著跑吧!只要不停下來就不會有被追上的可能性。

 

  東堂盡八漾起一抹笑意,既然追不上卷島的速度,至少可以用某些方法讓他慢下來。東堂深吸了一口氣、用力說出「小卷小卷小卷…我喜歡你!」

 

  那個笨蛋…說這麼大聲,全旅館的人都聽到了。

 

  其實他很清楚,自從把電話給了東堂以後,即便嘴上嫌麻煩,心裡感受他是知道的…不然也不會特地從千葉搭車到箱根,為的就是能在短暫時間裡和東堂獨處。

 

  至於東堂盡八有沒有追上卷島裕介那又是另一篇的故事了。

 

【FIN】

本來會有H的…後來又作罷w

不一定要H才是幸福的XD!!這陣子真的被東卷今坂萌的團團轉。

评论
热度(44)
©奇蹟的三重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