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蹟的三重奏

缺今坂小夥伴啊XDD
這裡很雜…主要以卡打掐和喰種為主,偶爾會出現黑籃或其他動漫/
請多指教!!

【東卷】得到教訓

CP:東堂盡八X卷島裕介





什麼時候意識到不能沒有小卷的存在,記得是他們第一次相遇、第一次輸了比賽以及初次的交換笑容。

 

不是這樣笑!要這樣子笑…

像這樣咻?

哈哈哈哈…這樣好像小丑…

 

就在比賽結束後利用一點時間,他教會卷島裕介如何露出笑容,只要別笑的太過頭都不會讓人覺得害怕。

 

幾次的比賽,你理所當然的在我的身邊。

 

我們彼此競爭為了取得優勝的榮譽,使盡了渾身解數就是要抵達那道白色的長線。對…我曉得那條線不是終點,而是下一站的起點。

 

手機按了通話鍵,東堂等待對方接聽電話。「小卷…狀況如何?」

 

「怎麼又是你啊咻…」響了幾聲後,熟悉的嗓音傳入耳邊。東堂鬆下了口氣,他有幾度認為小卷不會接他的電話,於是每次等待通話的時間總會這樣的祈禱著。

 

小卷接電話…拜託接電話…我想聽你的聲音小卷……。

 

「我的狀況好到不能在好咻…所以,掰啦…」

「啊啊…等一下小卷!好冷淡…」

 

我的話還沒說完就掛電話啊…虧我已經到了總北高中了。

嘛…給小卷一點驚喜也好!他迫不及待要看到小卷吃驚的表情了。

 

原本不打算接東堂的電話,又想到不接的話對方又會一直打來,趁他打算換衣服打來也算會挑時間了。卷島將手機關機放置在櫃子裡,取出衣服要換掉身上的制服,這時門被大力的打開了---

 

「小田所…喂…東堂你怎麼來了咻?」以為是田所開門太大聲想出聲喝斥,想不到會是剛才通完電話的東堂。他臉上掛著一抹得意笑容,一副就是"我要來看小卷,任何人都阻止不了我"的樣子,

 

卷島裕介沒時間陪東堂混時間,他收起吃驚的情緒、將拉鍊往上一拉。「啊…嘖咻!」光顧著把拉鏈拉上沒有將頭髮撥至身後,頭髮就這樣捲進拉鍊裡,不管怎麼拉就是拉不下來,幾次的拉扯都能感覺到頭皮一陣陣的疼痛…

 

東堂看到眼前畫面二話不說地上前阻止,一手抓著髮尾另一手則上下移動拉鍊,綠色的頭髮已經結成一團地纏在拉鍊裡,看來不把打結的頭髮剪掉是不行的。

 

「要是沒有我的話,小卷的頭髮會打結更嚴重吧…」東堂語氣如平時一樣的自滿,聽在卷島裕介的耳裡忍不住在內心吐槽。

 

喂喂,是你的關係,頭髮才捲進去的好嗎咻…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東堂盡八打算在不剪掉頭髮情形下替他的小卷把拉鏈修好。其實卷島裕介早已失去耐性,東堂的手抓著他的頭髮不放,不表示他的手臂沒有任何動作,能清晰感覺到對方手臂正透過布料磨蹭著乳尖。

 

拜託!這種時候不要有任、任何人看…小、小野田!!!

 

卷島裕介頓時感到學長的尊嚴在一刻之間蕩然無存,他與東堂在外人眼裡根本毫無距離可言,貼近彼此的身體實在過於曖昧,從窗戶外面看進來就像是…東堂在對他做出糟糕事情。看著小野田坂道緊張的在外面鞠躬嘴裡念念有詞,接著就用跑的離開現場了。

 

誤會可大了咻……卷島裕介臉色發白望著離去的小野田,這下跳到河裡也洗不清了!放棄內心某塊地方,他單手摀著臉說「你怎麼會來總北?翹掉訓練了…?」

 

「我想給小卷一個驚喜……」東堂仔細將頭髮小心翼翼抽了出來,最後卡住的拉鍊可以上下移動了,他的手將卷島裕介的頭髮往後一撥,一手貼在臉上、要送上唇時,多出一隻手阻擋他下一步的動作了。

 

被得逞過的事情不會再發生第二次,至少別讓東堂盡八太過得意忘形。卷島卻忘記此時他的臉是沒有防備的…臉頰被東堂的嘴唇親了一下,當作是修好拉鍊的回禮。他還沒從被偷親的情況下回神,對方伸出手指指著他得意的說「下次…我一定要親小卷軟綿綿的嘴唇!」

 

「哪裡來的下次啊咻…你別跑!」想到自己再度被戲弄一番,這讓卷島裕介感到很不是滋味也跟著跑出自行車部,看東堂搶先一步先騎上公路車,不時還回頭自信滿滿的說「快來追我啊小卷!追到再送你一記東堂大爺的香吻…」

 

誰想要啊咻……卷島勾起一抹惡意的笑容,左右擺動的抽車…很快就追上東堂的速度,兩人在公路上互不相讓,一會是東堂領先、一會是卷島領先,輪胎接觸地面發出不小聲音,遠遠不及東堂的笑聲就是了。

 

隨著風飄來陣陣的櫻花香氣,數片花瓣隨風掉落。東堂發出爽朗笑聲後,又是一次的加速,或許真有什麼好事發生在東堂身上,卷島也予以微笑回應「心情不錯嘛咻…」

 

被風吹落的櫻花花瓣彷彿祝福他們兩人此次公路車旅程能夠順利,拋開爭奪那道白線後的勝利,他想要的不過是短暫停留的時間好享受屬於他們兩人的美好時光,看著小卷在他的面前大幅度抽車,他也不能老趨於下風也跟著一起抽車。

 

終點代表著下一個起點,他們之間的關係只有一個接著一個的起點。

 

「盡八…下次換我去箱根找你。」

「什麼?小卷你剛才說什麼?」

「沒什麼咻…」

 

沉溺於兩人約會之中的東堂沒聽清楚卷島說了什麼,注意到對方的嘴唇微微噘起,東堂故意騎的比較接近卷島旁邊,清楚一看會以為他的小卷塗了唇膏之類的,被陽光照射下嘴唇會透出一道色澤…

 

「小卷小卷小卷……」東堂使出煩人的小卷三連彈技能,卷島裕介只覺得很吵非常吵想叫對方不要和他搭話,想不到欲要開口的唇被堵住了,是被東堂的嘴給蓋住了。

 

經過這次事件,東堂整整一個月打不通卷島裕介的手機。

經過這次事件,東堂到總北高中也找不到卷島的人。

經過這次事件,東堂應該有學乖吧?我想大概吧…

 

 

【FIN】



拉鍊梗早在好幾個禮拜就有想寫的衝動了!!

就變成這樣的一篇文章了ry

感謝點閱/w\…

東卷好棒好萌!!!!!!!

评论
热度(30)
©奇蹟的三重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