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蹟的三重奏

缺今坂小夥伴啊XDD
這裡很雜…主要以卡打掐和喰種為主,偶爾會出現黑籃或其他動漫/
請多指教!!

【東卷】愛上一個人(1)

*為CWT37的新刊內容,會放完主要部份。

*有牽扯到一點點的前世,主要還是兜著這一世轉。

*結局是甜(欸)





  曾經在民間流傳各式各樣的故事,唯有其中一則至今還被人們交頭接耳的討論著,好奇心甚重的人無不詢問故事主角究竟有沒有好的結局,聽完故事的人也就當成是一則普通故事聽聽罷了。

  故事的內容是這樣來的。

  有位山神保護蜘蛛精生下的孩子而放棄神位改為照顧那名孩子,一場想不到的意外在那天降臨了,那個孩子死了…是被火燒死了。

  他所照顧的孩子不可能平白無故被燒死,除非是有人把他帶走。山神發怒掀起一場地震毀了山腳下的村落,所有生命無一倖免。

  事後,知道的神明為了懲罰山神的罪刑,將山神貶為人類並且永世不得恢復神職,至於那個被蜘蛛精生下的孩子本被視為怪物,當然就不會投胎為人類。

  我還能夠…再見到他嗎?

  毋須執著於前世,假如你們有緣定會相見。

 



  八月天是個炙熱到會讓人脫水的季節,絲毫不被天氣影響的青年提起毛筆豪氣的在紙上一揮,不到一分鐘,整張毛筆字就這麼完成了!

  「…拍下來再發送出去就可以了。」拿起手機、點了按鍵,發送。

  過了幾秒,對方回了訊息「…那只是你的塗鴉吧咻!」

  這張毛筆字可是他費盡心思想出來的傑作,居然被認為是簡單的塗鴉?

  只不過是中間多了支傘,左右兩邊分別是我和小卷的名字,哪裡是塗鴉了…

  不滿傑作被誤認為塗鴉,他又重寫一張,寫完又傳了過去。

  「我要關機了咻…」這是卷島裕介最後回他的訊息,果然不管東堂再怎麼撥打電話給對方永遠都是手機已關機的語音。


  被卷島裕介無視早就是家常便飯之事,他不但沒沮喪反倒越挫越勇,將有小傘圖案和一張『小卷愛我,我愛小卷』的字畫小心翼翼地擺在桌上。

  他的腦子滿是想著下次要寫什麼字畫才能感動對方的心,殊不知道他所想的那個人根本就沒想太多,單純覺得東堂盡八非常難纏。

  東堂的母親在樓下喚他下來幫忙做事,擔心字畫被風吹走甚至被偷走,他從書櫃拿了較常翻的讀物壓著字畫便匆忙跑下樓幫忙了。

  微風吹進了半開的窗,被壓著的字畫逃過被吹走的命運,上方的書本隨著微風被吹起好幾頁,啪啪作響,終於在一頁停了下來。

  一格是屬於孩子的衣服躺在山坡上,另一格是故事主角見到那名孩子的衣服以及不尋常的黑灰,他表情痛苦的抱著孩子衣服扯著喉嚨大叫著,然而這陣風又往前吹了幾頁…那是故事的主角和孩子一起相擁入睡的畫面。風停了,書本也合上了,這段故事又再次被鎖在記憶深處裡,也許不會再有打開的一天。

 


  保養頭髮是每次洗澡都會做的一件事情,他不會用力抓著頭皮也不會扯頭髮,僅會用手指輕壓著頭髮,用雙手將頭髮拉直。往往使用浴室的時間太長,他的哥哥就會敲門抱怨說「裕介你洗快一點!別再弄你的頭髮了…」

  欸咻…真麻煩咻…如果有自己的浴室就好了咻…

  卷島用毛巾把頭髮盤起來,又拿浴巾圍住下半身就走出充滿熱霧的浴室。看到他的哥哥正打個大呵欠,卷島不理對方就回到自己房間穿衣服。

  將盤在頭上的毛巾取下,玉虫色的頭髮服貼著後頸讓人感到不適,卷島打開手機,順著髮根流下的水珠滴在螢幕上,他翻著不久前才傳過來的訊息,傳訊人全部都是東堂盡八…

  當初臉上掛著噁心想法的人如今卻說喜歡我咻…

  真好笑咻…

  他的手扶著左臉,就算沒人喜歡他也沒關係。因為他早就習慣了,忽然冒出有人說喜歡他那才是最奇怪的!

  東堂真是奇怪的人啊咻……

 

 

【TBC】


希望能朝著每日一更的目標邁進w

也請多多指教了…

至於蜘蛛跟山神之間的愛情(?)沒意外會收在特典裡面(要虐誰啊#

评论(6)
热度(34)
©奇蹟的三重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