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蹟的三重奏

缺今坂小夥伴啊XDD
這裡很雜…主要以卡打掐和喰種為主,偶爾會出現黑籃或其他動漫/
請多指教!!

【東卷】愛上一個人(3)

*為CWT37的新刊內容,會放完主要部份。

*有牽扯到一點點的前世,主要還是兜著這一世轉。

*結局是甜(欸)





  若卷島是沉睡許久的睡美人,那他便是將睡美人吻醒的英俊王子。

  眼睛盯著卷島的雙唇許久,東堂只敢想卻不敢行動。

  噗通、噗通。

  我該不該親了小卷?要是親了被殺掉怎麼辦?

  「唔……好熱…咻…」睡在右側的卷島裕介終於有了反應,或許是房內多出一人的緣故,溫度也提升不少。

  開冷氣會好睡一點吧!

  東堂伸手拿遙控器往冷氣機的方向一按,機器啟動的聲響吵醒熟睡的卷島裕介,他立刻坐起身子、揉了眼,看了看左右。

  「早安,小卷!」

  「死刑!」

  一大清早,從卷島家傳來令人想搖頭的慘叫聲。床上是額頭被戳出印子的東堂盡八,站在床邊是穿著睡衣的卷島裕介。

  啊啊…昏倒前能看到小卷的肚子真是太好了。

 

  從箱根騎車到千葉就該花上不少時間和體力及意志力,萬萬沒想到見到卷島裕介的睡顏後,要控制意志力竟是如此困難。

  卷島裕介插腰地望著躺著的東堂,用著不滿的語氣詢問「東堂你又跑到我家做什麼咻?該不會已經做什麼了吧咻?」

  哇…誤會啊小卷!我什麼都還沒開始做…

  東堂盡八立刻坐了起來,額頭的紅色印子格外顯眼,興奮的回答「吶,小卷走吧!我們去山上野餐…」

 

  就為了這個理由特別從箱根騎車到千葉?

  真是個笨蛋啊東堂……

  為什麼會對這傢伙的行為變得在意?嘛…答應也無妨吧!

 

  「走吧…去野餐!」東堂伸直手、再度地朝東堂的額頭用力一戳。

  「不准再戳我額頭!小卷!」忍受一次、二次不成問題,第三次就沒那種好脾氣了。東堂急著跳下床很不湊巧地採到一本放在床底下的書刊,腳一滑,兩人雙雙跌倒在地。

  「好痛!」這一聲是兩人共同發出,前者摀著下巴、後者壓著額頭。對東堂來說,他的額頭真是多災多難啊…

  東堂揉了受苦的額頭,小心地從卷島裕介的身上站起來,壓在他身下的青年也自行站起狼狽地走出房門。

  被遺留在房間的東堂表情呆愣地目送卷島的背影,他不知道是否把對方惹毛了,總之也不是故意要跌倒…是那本書絆倒他的。

 

  匆忙跑去廁所的卷島裕介急忙把門上鎖,拉下馬桶蓋一屁股坐下,單手撐著臉頰的嘆氣,似乎為了方才跌倒正煩惱著。

  東堂他沒有發現到不對勁吧?

  若沒在第一時間離開的話很快就會被東堂知道他下半身不安份了。

  晨勃是每個男人醒來都會有的困擾,卷島裕介是正常人出現反應也是很正常,問題是他被東堂壓在下面才出現反應,這…這不算正常吧?

  「沒被發現到吧……」他仔細回想東堂的表情,應該是沒有被注意到。

  未來還是別讓東堂來家裡吧咻…

  

  東堂撿起讓他跌倒的書刊,看到封面才想起箱根的家中也有同樣一本。

  他隨便翻了一面,那頁的畫面是年紀較大的男性抱著男孩,讓他坐在腿上一起望著一輪明月。

  小卷居然也有這一本讀物啊…

  住在箱根的人無不清楚跟山神相關的故事,聽說有虔誠信眾替山神蓋了一間廟,但那間廟被蓋在哪裡至今無人知曉就是了。

  「咻…東堂…不是要去野餐嗎?」卷島裕介吐了口氣,再度出現在東堂面前早就事先把睡衣換掉了。

  東堂將讀物放在軟床就跟在卷島的身後一起出門了。

 

  一路上卷島裕介聽著東堂說著便當的事情,他知道東堂很早起床準備便當、知道他花了三個多小時騎到千葉,還向他出遠門的哥哥道別。最後還知道東堂盡八盯了他的睡臉足足有半個鐘頭之久。

  「啊啊…小卷你別誤會!我什麼都沒有做喔…」

  他的口氣像極做了壞事怕被處罰的小孩子一樣,卷島的手拍著東堂的肩膀綻出一抹惡意笑容,輕聲說「沒事的咻…大不了幾天不接你的電話。」

  說完,卷島裕介搶先一步踩了腳踏板,將東堂拋在身後。

  「好狡猾啊…小卷!居然先偷跑!」

  「哈…追上我啊盡八!」

  享受著追逐與被追的快感,要被東堂追上的時候,卷島裕介也做足準備動作,他的車身大幅度地晃動,頭髮也隨風擺盪。不同的是卷島的頭髮不如以往飄逸,而是綁成小小的馬尾。 

  小、小卷…用了我送給他的髮圈!

  對東堂盡八來講是多大的驚喜?怕是任何文字也無法表達他的情緒。他揚起嘴角一笑,一眨眼的時間就追上卷島的後面,接著就反超過了對方,不知不覺中兩人有足足五個車身的距離了。

  卷島不甘的咬了牙,每個禮拜都會和總北的夥伴在這座山進行無數次比賽,所以他絕對不能輸給東堂!何況這裡是千葉並不是箱根,再怎麼說他也住在當地很長時間,爭也要爭一口氣。

 

  當車身距離縮短為兩個,東堂盡八突然停了下來,從口袋裡掏出一條手帕、蓋在一具屍體上面,就在卷島快要追上時也見到東堂的舉動,內心對東堂盡八充滿無限敬佩之外,還夾雜一點淡淡哀傷。

  有什麼東西從眼角滑下來了…

  將屍體放至草堆旁,雙手合十的為死去的鳥兒祈禱,東堂抬頭想喚著卷島的名字,看到對方一直用手擦著眼睛讓他非常在意。

  走近一看才明白卷島裕介用手擦著眼睛是因為…他的眼淚流不停。

  「小、小卷你…你被我的行為感動到哭了吧?哈哈哈哈…愛哭的小卷!」

  「咻…咻…閉嘴咻…」

  那是東堂盡八第一次見到卷島的眼淚,東堂不曾想過用這種方式把他的小卷弄哭,也沒料到對方會哭得這麼厲害。

 

  內心的那股刺痛究竟是什麼?痛到他無法喘氣,眼淚不自主地湧出。彷彿他就是那隻鳥兒對東堂流下感激的淚水。

  但是,胸口被揪在一起的痛楚又該怎麼解釋?卷島搖了頭,他不願再想了!

  讓東堂盡八找機會取笑自己已是很羞恥的事情,再想只會添加煩惱!不如再把焦點轉回勝負上面吧?

  眼看到達山頂剩下一公里,東堂回過頭對著卷島說「小卷來決勝負吧!你贏了的話,我就餵你吃飯,我贏了的話…就把你的初吻給我。」

 

【TBC】


夏天感冒真難受啊ry

小卷生日倒數中....QQ

评论
热度(17)
©奇蹟的三重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