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蹟的三重奏

缺今坂小夥伴啊XDD
這裡很雜…主要以卡打掐和喰種為主,偶爾會出現黑籃或其他動漫/
請多指教!!

【東卷】愛上一個人(4)

*CWT37的新刊

*會放完主篇,預計擺上十篇

*結局是甜。

 



  好處都被東堂給佔盡了!騎著公路車的卷島裕介是這麼想的。

  「我說東堂啊…我的初吻早就沒了!」

  騎在前方的青年猛地轉頭,他的臉上看來就寫著什麼?小卷的初吻給了誰?趁某人正發呆放慢速度,卷島呼出口氣便加快騎車速度,迅速地把東堂狠狠甩在後頭。

  小卷的初吻沒了?何時吻了?又是誰吻了?

  諸多問號在東堂的腦子裡打轉,他忍住不奪走卷島的吻就是想得到同意才吻,現在這個初吻卻沒了?

  世界不對勁了,連幸運之神也選邊站了。

  「小卷快告訴我是誰搶走你的初吻,我、我要詛咒他!」

  「盡八你真是個笨蛋啊咻…難不成你想詛咒我的父母?」

  父母跟初吻有什麼關…係…欸?

  莫非我被小卷戲弄了?

  東堂聽到卷島裕介發出噗嗤的笑聲,這個想法才被證實了。

  望著面前背影彎嘴一笑,戲弄他的代價可是很大的喔…

  人一出生就被父母捧在手掌心,初吻想必也是都在那種情形下奉獻出去。


  追上卷島裕介的公路車不過一瞬間的事,只要東堂認真起來什麼都難不倒他,回過頭、用手指指著距離一個車身的卷島說「…當我贏了這場比賽,就是我吻小卷你的時候…。」

  然而,這場勝負並未包括兩人同時到達的選項。

  兩人車胎同時壓上白線,也宣布這場單方面的賭注無效了。

 


  從山頂向下眺望的景色一切都是這麼渺小,東堂拿下髮箍、隨便甩了個頭,撥到後面的頭髮都落到前方將額頭都掩蓋了。兩手放在鐵欄杆,抬頭仰望一望無際的蔚藍天空,聽人說過山上的天氣反覆變化,其實不盡然是如此吧?

  好想親小卷一下啊!只要一下下就好…

  能和好對手來場比賽是最開心不過的事情,前提是沒有賭注可能會更好。

  卷島裕介拿出事先準備好的水瓶一開,微啟著唇咬住了吸管,瓶中的水一點一滴的減少,他的汗水不停從額頭冒出再緩慢落下。正專心喝水的他早就發現左側一道會燒死人的灼熱視線正緊盯自己。

  對方不是要他手中的水瓶,是因為沒辦法實現剛才說的事情,只好乾巴巴地望著他的嘴唇。

  一副就是想要吻他的模樣…他不懂男人的嘴唇有什麼好吻的?

  別往這裡看咻…笨蛋盡八!

  被注視的感覺會讓他感到很不自在,好像全身都被看光一樣!

  要讓一個人討厭自己很簡單,相對地要對方喜歡自己很難。

  東堂明白他的注視給卷島造成不小壓力了,他想緩解尷尬氣氛便從背包裡拿出事先做好的便當,至少認為卷島享用完便當多少也會對他產生一些好感吧?

  他的背包裡裝了野餐用的墊子、水壺以及外觀精緻的三層便當盒。

  東堂又利用家裡的資源吧咻…

  和煦微風吹拂在卷島的臉上,對經歷一場如耗盡精力的勝負,吹來的風讓卷島重新活了過來。卷島用手將額前頭髮撥至耳後,細微的動作也被東堂收盡眼底,忽然注意到對方就要朝他的位置走來,東堂趕緊低下頭將便當整齊擺好在墊布上。

  東堂盡八為了這次野餐準備不少食物,但他什麼也沒有幫忙就坐在一旁吃現成的便當,卷島搔了搔臉、有些結巴的說,「有機會我、我做給你吃吧咻…」

  一句話讓低下頭的東堂盡八流下眼淚。

  「我、我太開心了小卷--」

  東堂是真的很開心,嘴角都呈現不自然彎曲。坐在對面的卷島不免為他擔心一下,縱使清楚對方很愛笑,笑久了可是會有皺紋吧…

  …-東堂再笑下去會抽筋吧咻!


  眼看再讓東堂笑下去肯定沒完沒了,卷島的手高舉起,拇指扣住中指往東堂的額頭一彈指。啪了一聲,東堂盡八向後倒去,笑聲停了取代的是抱怨卷島彈額頭的行為。

  打從抵達卷島家後,額頭受傷的次數就不減反增,其中還是以被彈額頭為居多,東堂摸了摸額頭、語氣聽來有些不滿的說「今天的小卷特別喜歡我的額頭…沒有一名少女不被我的額頭吸引,哈哈哈哈……小卷也是一樣吧!」

  「並沒有特別喜歡咻…」卷島夾了一隻小章魚放進嘴中。

  被潑過冷水也不是一兩次了,若是他所知道的卷島裕介完全不理會他,那才是更難受!

  會彈東堂的額頭純粹想說這樣很有趣,主因就是他的額頭會發光。

  「盡八…你不擔心自己會有禿頭問題嗎咻?」

  吃完小章魚後,他又夾了一塊蛋卷放入口中。卷島一邊咀嚼不時望著東堂會出現什麼表情,先是嚐幾塊東西來試味道,他發現蛋卷的味道還不錯,意外地發現東堂其實很擅長做菜的一面啊…

  東堂的手掌貼著右側太陽穴,俊氣臉蛋往一百一十五度角微微仰起,他得意地對卷島說,「就算是禿頭的我也很帥喔…」

  咻…看來是得到反效果了。


  說起東堂盡八的臉孔,不能否認的是時下女高中生都喜歡這種類型的人。如果那張嘴不說出自戀的話,不要那麼輕浮的話…會有更多人喜歡他吧?

  更多人也包括自己嗎?

  亂想什麼咻?他是男的…是和我同性別的人啊!

  想起一早的失態,卷島的臉色略顯蒼白。他知道身為男人絕對會有那種反應,但是對東堂盡八起了反應就太不應該了。

  這樣的自己還有閒情逸致和對方來山上野餐?

  瘋了、真的是瘋了咻。

  出門野餐是臨時決定,見到卷島一句話沒說,他的手卻沒停過的從便當盒裡夾出很多蛋捲來享用,會知道卷島裕介喜歡吃蛋捲也是從那天來家裡作客的時候才曉得。

  「小卷很喜歡吃我做的蛋捲吧…盡量吃吧!」東堂興奮地拿著另一個便當盒捧在卷島眼前,金黃色蛋皮塞滿便當盒裡,卷島裕介嚥了口水,毫不猶豫地拿著手中筷子往盒裡移動。

  卷島內心抱著吃一塊就好的心態,這一塊早就分成好幾次,隨著金黃色的蛋捲不斷地被塞入口中,東堂滿足欣賞著卷島的吃相,脫口說出這麼一句話「如果小卷和我住在一起可以吃更多蛋捲喔!」

  「你好囉嗦…咻…」卷島的筷子夾了塊蛋捲塞入東堂嘴裡。

  一提到卷島裕介,他永遠有說不完的話。何況本人還坐在他的對面一起享用便當,突然被塞入口中的蛋捲也比平常美味。

  啊啊…能讓小卷服務也是一種幸福啊!


【TBC】

评论(2)
热度(27)
©奇蹟的三重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