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蹟的三重奏

缺今坂小夥伴啊XDD
這裡很雜…主要以卡打掐和喰種為主,偶爾會出現黑籃或其他動漫/
請多指教!!

【東卷】愛上一個人(6)



  東堂的自戀程度又不是從沒見識過,倒是叫了東堂這麼久都沒聽見,那才真是很罕見的事情。被撞疼的地方能清晰感覺到痛楚,可想而知方才的作用力是有多大。

  為了一句話氣到離開,其實東堂盡八在某方面還是挺孩子氣的。

  「咻…」卷島吐了口氣,有一瞬間真以為那個自戀的人會連人帶車摔了下去。

  帶有寒意的冷風吹向兩人,雖覺得十分涼爽,對於剛遭遇倒楣事情的兩人而言,這陣風吹的不是時候。

  「啊啊,車子壞了就不能回去箱根了…」卷島還以為東堂不記得這個問題了,不光是不能回去箱根,連日後的比賽也沒有車子可以比了。卷島搔了搔臉,家裡還有一台備用的公路車,不知道東堂會不會想騎那台車就是了。

  正猶豫是否說出車子的事情,很快地他就看到家就在眼前了。

  他看過的客人百百種,縱使講話會不留餘地的說出口,看臉色這方面他還是很在行的,東堂搔了搔頭,語氣略微低沉的說,「不給小卷添太多麻煩…我先回箱根好了…」


  太陽下山後,天色很快就變黑了,幾顆星星也跟著冒出來湊熱鬧。要是讓東堂就這麼回家了,說明自己很小氣似的…連讓東堂夜宿的機會也不肯給。

  「嘛啊…盡八你今天可以住在我家,反正哥哥也出國了咻…」

  「真、真的可以住在小卷家跟小卷睡在一起嗎?」

  卷島裕介點頭代表同意,在他開了大門還不覺得那句話有哪裡奇怪的地方。經過他的思考才找到不對之處,開了門回頭對東堂得意的說「你得去睡客房咻…」

  東堂用著「被發現了」的表情注視著卷島,如果和他的小卷睡在同一張床難保不會做出什麼事情。關於這一點,東堂盡八沒有太大的把握,能在同一個屋簷下獨處就算不同床也算是東堂的小小幸福吧?



  屋內壁紙單調卻不失奢華,紫與深紅的對比恍如進入一座城堡,每回拜訪這裡都不免吃驚一下,當然和他們家代代經營的旅館相比的話根本就不算什麼。

  「東堂你先去洗澡吧!」卷島先是拿了浴巾給東堂,接著便往廚房方向走去,隨手打開冰箱拿出微波食品打算要放進微波爐熱一熱,只是他不知道進了浴室的東堂會不會想吃微波食品就是了。

  東堂脫衣服的速度很快,前腳踏進浴室看到琳瑯滿目的洗髮乳和潤髮乳以及保養頭皮的東西,他能想像到卷島在洗澡時是怎樣保養頭髮。

  小卷的頭髮啊…這些洗髮乳都有小卷的味道吧?

  乾脆每一瓶都加上一點吧…

  每瓶洗髮乳跟潤髮乳都往手中擠了一點,放在頭上又揉又洗才後悔自己加太多了。

  洗完頭髮後,東堂悠閒地躺入浴缸裡,沒想過卷島會邀他留下來過夜。突然肚子一陣咕嚕的叫著,他揉著肚子自言自語的道「小卷應該會為我準備香噴噴的晚餐吧…這樣好像新婚夫妻啊!」

  說到新婚夫妻就想到圍裙,老婆為他的丈夫穿上圍裙的樣子,可說是男人的浪漫。

  白天為對方弄了豐盛午餐,現在他能吃到小卷做的晚餐也不過份吧?一想到洗完澡就有晚餐可以享用,東堂拿浴巾圍住下半身忍不住就出了浴室。悄悄地往廚房走去,卷島裕介也在這時候捧著盤子轉過身與東堂的視線對上。

  東堂沒看到卷島為他穿上圍裙的模樣,很沮喪的轉過了身,「啪」了一聲,不用懷疑正是圍住小盡八的浴巾掉在地上了。

  「啊!」聲音是同時發出的,後者顯得相當緊張,前者倒抽了口氣、吐氣,他扶著臉地回應「我不會看的咻…快把浴巾圍上。」要是笑出聲音,肯定會傷了這傢伙的心。

  盡八也太不小心了咻…居然會讓毛巾掉下來…

  東堂重新圍上浴巾,揉了揉鼻子回應「看到我的裸體有讓小卷心跳加速嗎?」

  「浴巾給我圍好…不然我就趕你出去咻!」卷島裕介可沒有看裸體的興趣,更別提是東堂盡八的身體。即使剛才有看到一部份,他也不會對東堂承認的。

  得找些乾淨衣服讓東堂換上才行,卷島裕介想了一下把熱好的食物放在桌上,他靠在門邊盯著東堂背影說「我拿中學穿過的衣服給你穿吧…」

  中學時期的小卷…一定很可愛吧…

  欸?為什麼會是拿中學穿過的衣服給我穿?

  「我的手腳比較長一點,中學的衣服應該比較適合你…」卷島裕介邊說邊在房間找衣服,彎下腰拉開比較低的櫃子,後來進去房間的東堂正好瞧見卷島臀部高高抬起的畫面…這種畫面數不清見識過多少次,每次的衝擊都讓東堂盡八的臉頰飛過兩朵紅雲。

  這次,他決定要勇敢出擊?

  

[TBC]


嗚QQ

這篇貼的有點太久ryyy

希望明天or後天可以貼完它(噴)

评论
热度(17)
©奇蹟的三重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