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蹟的三重奏

缺今坂小夥伴啊XDD
這裡很雜…主要以卡打掐和喰種為主,偶爾會出現黑籃或其他動漫/
請多指教!!

【東卷】愛上一個人(7)




  一步兩步的移動,他從後面抱住了卷島裕介的身體。

  心跳加速到無法動彈,是該打人?亦或是掙脫?卷島裕介無法做出下個動作,直到某人的行為讓他沒辦法容忍。

  東堂僅僅圍條浴巾遮掩下體,他清楚地感覺裹住下體的浴巾隆起,正不安分地磨蹭著他的臀部,卷島臉色鐵青地回頭瞪著東堂說「盡八…你不希望未來生不出孩子吧?咻…」

  既然被提醒了,東堂也就不敢再貼在卷島身上,就算不生孩子還是希望命根子可以永久使用,這是身為男人的重要部位啊!沒了不就要去變性不成?

  對於東堂的行為,他一點也不想去了解。但沒有人會從後面忽然抱住對方吧?何況那傢伙還沒把衣服穿上,想到沒找到適合東堂的衣服,卷島加快尋找速度希望能讓東堂有衣服可以穿。好不容易讓他找到衣服和褲子全都遞給東堂說「拿去咻,這套應該可以穿…還有這個!」

  東堂手上全是卷島裕介曾經穿過的衣物,除了內褲以外,東堂看著未拆封的內褲上還有奇怪圖案,他好奇的問說「小卷這件內褲…我應該穿不下吧?」光想到內褲只能穿到小腿肚上的畫面,東堂就不敢穿這種內褲啊!

  東堂怎麼這麼麻煩啊咻…

  卷島揉了揉額頭「你乾脆別穿內褲了咻…」東堂爽朗的笑聲震得卷島的頭隱隱作痛,他笑著回應「哈哈哈哈…原來小卷這麼想看啊!我就只好拿掉…痛…」

  突然扔向東堂的抱枕打斷接下來要說的話,卷島裕介用著「你要是再說一句,就給你死刑咻…」的眼神盯著他,卷島對他的裸體一點也沒興趣,他對這樣的東堂真的一點也沒有辦法啊…

  為了不讓他的小卷氣到翻臉,東堂去了另一間房間把衣服換上,是一件淡綠色上面有許多小羊圖案的衣服和一件七分褲,衣服穿上去稍微有點小件,褲子尺寸是剛好的。正如卷島所說的,他沒穿內褲還真有點不太習慣,褲頭拉鍊貼近跨下讓他覺得很癢…

  等他衣服穿好回到本來的房間時,卷島裕介早就不在房間了。

  走到飯廳才看到他的小卷早就不等他就先行開動了,卷島動著手中湯匙、一臉乾笑的說「將就點吧…我家就剩這些食物了咻!」

  他都忘了,既然哥哥和雙親都不在家裡,他的小卷又怎會吃得很好呢?

  「以後每個禮拜至少一天,我這位東堂大爺來幫你做飯吧…攝取營養對爬坡手是很重要喔…」

  「喂喂,盡八你想當我老媽不成?」

  吶,小卷…我不想當你老媽啊…

  難道,你真的不明白嗎?

 

  原來,發生那樣和這樣的事情啊…

  原來,他連小卷的嘴都還沒碰過啊…

  原來,喜歡一個人可以持續這麼長久的時間。

  每回闔上眼睛都能回想起和卷島的諸多回憶,兩人認識了很長時間,讓他有種錯覺好似時間為了他而停止不前。然而他們終究得走出校門迎接各自未來。

  走在每天必定會經過的走廊都能聽到優美琴聲,東堂盡八總能把琴聲旋律哼上一段,今天卻哼也哼不出來,東堂所認識的隊友都要去念大學了,唯有他必須放棄學業好能繼承旅館一職。

  家裡不是沒有財力供他念書,而是他沒有弄清楚自己未來該做什麼,與其煩惱未來該如何計劃,倒不如把煩惱的時間用來經營旅館。

  感到寂寞的心情是短暫,過幾天也是他和卷島裕介最後一年的比賽了…

  「笨蛋東堂你還在發什麼呆?還不快點過來練習!」

  一道聲音打破深思的東堂,荒北的身體探進窗內對著站在原地的人吼著,荒北靖友說話的音量就比普通人還大聲。當他這麼一吼,整條走廊都是他的回音。

  老是被罵笨蛋,遲早會真的變笨啊…

  「吶,荒北你看…新買來的髮箍真適合帥到不行的我…」東堂滿意的說。

  同樣的話聽膩了,久而久之自然懂得開啟無視技能,獨留東堂盡八一人在走廊上自言自語地表現自己,等到發現沒人注意著他,東堂才會知道停止。

  東堂早已習慣別人的目光,但他清楚大家的目光不會永遠停留在自己身上,即使是長期支持他的粉絲。

  任何人不看他一眼都不要緊,東堂只想要那個人……一直看著他就夠了。



[TBC]


要開始開虐了XDDDDDDDDD

评论(2)
热度(14)
©奇蹟的三重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