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蹟的三重奏

缺今坂小夥伴啊XDD
這裡很雜…主要以卡打掐和喰種為主,偶爾會出現黑籃或其他動漫/
請多指教!!

【東卷】愛上一個人(8)

 





  卷島沒有將重要的事情記在記事本的習慣,僅會把較重要的日期在手機裡特別註明一下,除了這禮拜要連三天的比賽,他還發現到東堂的生日就在比賽後的兩天。

  問題是東堂的生日和父親節是同一天,父親和朋友的生日卡在同一日,到底該如何取捨?如果不送個禮物的話,那傢伙鐵定又會在電話中喋喋不休了。

  說起朋友,他們兩人的關係比朋友要好一點吧?說起來兩人睡同床的那一天,要是卷島沒用手心擋住東堂的唇,也許就很難避掉那個吻了吧?

  睡得死沉的東堂盡八又怎會注意到擦身而過的機會,卷島替他蓋好棉被又繼續睡了下去,說起來還是客房放置太多雜物,才勉強讓東堂和自己睡在一起。

  「前、前輩…卷島前輩?」

  「有事嗎咻?」

  「剛才我在地上撿到這條手機繩…」

  社團的小學弟將手機繩歸還給他,卷島裕介接過斷掉的手機繩,他看了很久想起很多事情,對方也有相同一條,這條手機繩是東堂替他掛上的,如今卻斷掉了…

  斷了啊咻…

  被盡八那小子看到,肯定又嘮叨不停了吧?

  卷島嘆了口氣,臉色難掩苦澀,若是注意一點就不會讓手機繩斷了吧?

  站在旁邊的小野田抓了抓頭,那是他第一次看到前輩露出沮喪的表情,手機繩具有的意義看來還不小吧?

  「…那條手機繩縫一縫應該還能用!」小野田坂道小聲地說話,聽到突如其來的發言,卷島裕介的肩膀顫了一下,激動地往大門跑去,他怎麼忘了還有把手機繩縫起來的方法?

  不論是記憶或是紀念,這條手機繩的存在都是不可缺少的。

  當日,聽說經過家政教室的女學生聽到有人喊好痛的聲音,沒人敢往裡頭一瞧,就怕看到可怕的東西,沒人知道那是卷島裕介為了縫手機繩而被針戳到的叫聲,這事讓遠在箱根的東堂盡八知道,可以想像的到對方會高興到痛哭流涕吧?

 


  比賽前夕,有人努力鍛鍊自己,也有人選擇放鬆。

  對三年級而言,這一次是他們最後的比賽了。

  跟那傢伙的勝負也是該分出來了…

  卷島小心翼翼地擦乾頭髮,看著桌上擺放著許多相框,其中擱在中間的是去年東堂替他慶生的時候兩人一起合照的。

  正確來說他是被迫和東堂一起拍照,一邊的肩膀被搭上想掙脫也不是容易的事情,東堂的臉貼近他的臉,對方笑得很燦爛…那他呢?

  那個時候的我也很開心吧?

  瞇起細長的眼睛,他發現到相框後面還藏了一疊東西,拿起一看。

  「東堂盡八----!」

  趁他睡到不省人事的時候,偷偷地拍了好幾張照片,內容全是他被東堂盡八抱在懷裡,臉頰跟額頭還被偷了個香。

  真是太丟臉了咻!太大意了咻…

  放在床上的手機發出來電鈴聲,卷島看到來電顯示是東堂盡八就沒有接了。

  『早點睡了咻…笨蛋東堂!』傳完這句話後,他打算要把頭髮擦乾準備要上床睡覺了,他可不想要給皮膚造成太大負擔啊…

  接收到卷島的訊息,東堂盡八躺在床上整整看了三秒,喃喃的答,「這個禮拜到底被罵了幾次笨蛋啊…」他把額前頭髮往後綁起,髮型看來就像同隊的真波一樣。

  床上躺著特別請人訂做的長型抱枕,東堂的手指戳了戳旁邊抱枕說,「又不接我電話啊小卷…」東堂盡八抱住抱枕,雙腳也像章魚一樣纏住抱枕,逕自在床上滾了左邊又滾右邊,明天也可以問卷島有沒有空參加慶生會,但他想要今天就知道答案,至少能讓他有一點心理準備…即使他的小卷不能來的話也不會太失望!

  生日卡在父親節的日子,是無法避免的事情。總不能要他的老媽重新把他生出來吧?每當大家慶祝父親節日時,他的生日就草草帶過,雖然隔天總能收到女粉絲送的禮物,但也不是他的生日啊…

  東堂盡八沒有太大把握能繼續和卷島維持目前關係,只要他繼承了旅館就不能隨便到千葉找他的小卷了。

  有什麼方法能永遠在一起?

  在一起、想要永遠一起…生活。


【TBC】


大家覺得是東堂愛小卷多一點,還是小卷愛東堂多一點?(欸)

评论(8)
热度(13)
©奇蹟的三重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