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蹟的三重奏

缺今坂小夥伴啊XDD
這裡很雜…主要以卡打掐和喰種為主,偶爾會出現黑籃或其他動漫/
請多指教!!

【東卷】愛上一個人(9)

 




  炎熱夏日,每位選手無不經歷連三日的嚴酷比賽,總北和箱根只剩下一名爬坡選手,車胎在蜿蜒道路畫下一條又一條的痕跡,努力為自己取下勝負,兩人使出渾身解數的力氣奮鬥著。連續三日的比賽,他與東堂盡八的比賽終於畫下完美句點。

  「東堂你不要坐我旁邊!擠死人了咻…」

  先不談東堂為什麼會跟他擠同一張椅子,卷島知道東堂一定有事才會找他,剛結束最後一日的比賽,實在沒有太多心力和東堂聊天。

  平時聒噪的人乖乖坐在旁邊半聲不吭,卷島裕介的唇碰觸吸管大口吸吮著裡頭的水,既然東堂不開口說話,他也就沒有開口的必要,總會有一方打破沉默先說話的。

  丟臉死了!盡八你真是太丟臉了!在小卷的面前哭成那樣…

  第一日以為會一人爭取爬坡的優勝,他的好對手在後頭急起直追,東堂在感動之餘像個孩子一樣的激動落淚,現在事後回想起來,東堂盡八只差沒有挖個洞鑽進去!

  自詡美型的男人如此輕易落淚!東堂盡八的嘴微微開合,說了話卻聽不到聲音。

  清醒一點…東堂盡八!現在不是感傷落淚的時候,還沒問小卷有沒有空啊…

  「喂,東堂你這傢伙又跑來這裡!」

  頒獎典禮都結束一會兒了,還不見隊上的東堂盡八回到隊伍,荒北迫於無奈去把人帶回來,想也沒想地跑去總北休息的地方找人,正好看到東堂和總北的卷島正坐在一起。

  東堂拍了拍單車褲的灰塵,對著坐在旁邊的卷島比了帥氣手勢說「小卷我先走囉!」

  待在旁邊有半個鐘頭之久,結果說的一句話是他要先離開了?

  「抱歉了東堂,今年你的生日…我…不能幫你慶祝咻…」

  昨晚要入睡的時候,卷島反覆思考要怎麼跟東堂說明。話講完了,東堂沒有回過頭看卷島一眼,簡單回了一句「沒關係…小卷快點回去休息吧!」

  笨蛋盡八你到底在期待什麼?小卷不能參加早就猜到了不是嗎?

  失落心情自然是表現在臉上,東堂想讓對方看到自己美型的一面,不是現在的自己。

  東堂不知道卷島早就將他的一舉一動看在眼裡。

  笨蛋!想要我去就直接說啊咻…


  去與不去讓他感到很猶豫,不光是父親節的問題,也曾想過東堂每次為了替他慶生大老遠地從箱根過來,即使要他別來的話說了無數次。

  東堂總是會說「小卷重要的生日,我怎麼能不出現呢?」聽到東堂大膽性的發言,他從無視漸漸變為心臟失速亂跳。

  他不得不承認…內心的某個地方被東堂盡八弄得一團亂了。

  望著東堂漸行漸遠的背影,想說的話又吞回肚子裡了。

  不記得自己看過東堂的背影幾次,有的時候是看著東堂騎公路車離開,這次的背影看起來讓人覺得很寂寞,時時刻刻地提醒卷島在某一方面挺殘忍的。

  完全被當成壞人看待了咻…

  


  「你是笨蛋,總北的卷島也跟你一樣笨…不講話就不會知道對方想什麼吧?」

  「喂喂…就算是荒北也不能罵我的小卷笨蛋!」他錯了,原來最笨的在這裡啊!

  知道東堂老是小卷東小卷西的時間是在二年級的時候,那場比賽以後,東堂盡八就像著了魔般地打電話或發簡訊,剛開始講過東堂幾句,時間一久也就任由他去了。

  就算跟被愛洗腦的東堂說得再多也是浪費口水,東堂停下腳步對著荒北說「謝啦!荒北…」要是沒人出來講個話,他和卷島也許要僵持在那裡了。

  「哼!要謝我的話就去給我買瓶百事回來…」

  原來這才是荒北的真正目的啊?無心跟對方爭辯的東堂只好去買瓶百事。


  離自動販賣機的距離並不遠,東堂走到自動販賣機前買飲料,看到要買的百事可樂出現完售字樣,他嘆了口氣默默地往前再走一段路,這條路有五台自動販賣機不至於每一台都賣完…

  走到第三台的自動販賣機後,東堂順利買到了百事可樂。就在他往回走時,意外看到樹林裡有一間廢棄木屋。好奇心驅使的緣故,不疑有他地走進樹林,落在地上的木板明顯刻了三個字『山神廟』

  原來山神廟真的存在,聽老一輩的人說過有這間廟,東堂沒有親眼瞧見也是半信半疑,歷史在廟宇留下了痕跡,看得出來當時的人沒有太多的金錢蓋廟。

  他的手裡拿著兩瓶百事,一瓶放在門邊,另一瓶拿著手上,東堂自言自語的說著「山神啊…你也跟我一樣是一個人吧…」

  假如沒有發現到山神廟的存在,恐怕這間廟不會有人知道,也無法一探山神廟的真實容貌,在門外稍微看了一下就離開了。

  無人祭拜的山神廟就在東堂盡八離開後,悄悄地消失在樹林間,事後東堂向大人們提起這件事情也被當作是作夢夢到的。

  要人相信不曾見過的廟宇至今還留著,實在太困難了!

  「抱歉抱歉…我跑了三家自動販賣機才買到你要的百事!」看到荒北擺著一張臭臉打算要訓他一頓,東堂率先跟荒北道歉好讓對方能消個氣。

  


  三日激烈的比賽終究得畫下句點,沒得到優勝的隊伍相約明年再來拚一場,贏得優勝的隊伍有人開心、有人則是錯愕。才剛回到家裡,電話聲音響個不停,卷島匆忙地跑去接了電話,知道他的雙親暫時不回日本,代表他能替東堂盡八慶祝生日…問題在於已經明確地說自己不能慶祝了啊!

  …對了,裕介…畢業以後你就到英國來吧!

  對未來的打算,卷島裕介不是沒有想過。只不過來得太快…他還沒準備好。

  手指有著被針畫過的明顯傷口,是他為了縫手機繩留下的傷口,為了準備送給東堂盡八的禮物,一有時間就會待在家政教室做編織的手機繩,他打算今天比賽就要給東堂的。

  他不曉得該如何開口,平時多話的東堂也不講話,氣氛僵硬到讓人覺得詭異,最後落得東西沒送出去的窘境。

東堂的嘴上說沒關係,心裡是介意的很!不然不會頭也沒回的講一句話就走了。

  要給東堂盡八的禮物是裝在一個精美淡綠紙盒裡面,卷島裕介煩惱要用何種方式才能把禮物送給對方?打電話給東堂說能去替他慶生?亦或是什麼也不說的給對方驚喜?

  卷島選擇了後者,打算直接到箱根把禮物送給他。

  這樣的驚喜能讓東堂盡八很開心吧?

  


  家裡事業都由父親和哥哥負責,根本就不會輪到尚在就學的他,既然父親要求畢業的他到英國去生活,不就表示他也得跟著一起幫忙?

  卷島喝了杯水,整個人躺在柔軟的沙發,目光望著單調色彩的天花板。

  將來東堂也要繼承家業吧咻…

  像以前一樣騎公路車去野餐的機會不會再有了吧?

  卷島的手遮住視線讓自己短暫停止思考,原來最後的比賽會讓人的心境覺得落寞與空虛,幾年來習慣的節奏就要瓦解,東堂不會再隨便跑到千葉,兩人也無法像以前一樣互相比賽了。

 

 

[TBC]

评论
热度(8)
©奇蹟的三重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