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蹟的三重奏

缺今坂小夥伴啊XDD
這裡很雜…主要以卡打掐和喰種為主,偶爾會出現黑籃或其他動漫/
請多指教!!

【東卷】愛上一個人(10) FIN

 





  兩天一眨眼就到了,就在每個家庭都洋溢著慶祝父親節的日子,唯有慶祝完父親節的東堂呆坐在窗戶邊,不時盯著手機螢幕為的就是期待那個人能打一通電話給他,短針都已經指向八了,看來不會有電話打來了。知道的那個人大概準備洗個澡就睡了,怎會有時間打給他呢?

  想期待卻怕失望,前後矛盾的情緒恐怕要等到今天過後才會停止吧…

  「盡八快下來…小卷來家裡了!」女人在樓梯下大吼著,聽到母親聲聲呼喚他,而且還提到關鍵人物,東堂盡八開心地身體重心向後一傾,突然發出大叫說,「救命啊…我要掉下去了…」

  要是東堂不緊抓著窗戶的邊緣,可能就會掉下去了。

  話說,屬於東堂的房間位在二樓,就算掉下去頂多也是屁股受傷罷了。

  「咻…東堂你在演哪一部的苦肉計啊?」

  東堂一時手滑,整個人直接落地。

  人在玄關就聽到東堂發出慘叫,他知道東堂的房間有一扇窗戶,向東堂的母親說了一聲後就繞到後面,一見到東堂抓著窗戶邊緣、一面喊著救命,模樣十分好笑。

  手揉著摔疼的臀部,模樣狼狽地望著他的卷島。

  不應該在這時間點出現的人出現在眼前,莫非他正在作夢?

  臀部摔疼的痛楚又不像假的,清楚提醒自己是從二樓跌下來的。

  「小卷…你不是不能幫我慶、慶祝…」連他自己也沒發現講話的時候是顫抖、是興奮的,期待的人能來箱根不就只剩下那一種可能嗎?

  卷島伸出手將東堂扶起,另一手插著腰壞笑地看著對方說「是嗎?那我只好回去千葉了…」

  別、別走…小卷!

  身體替他先做出反應,逕自地將卷島抱入懷裡,即便兩人有些微的身高差。比較兩人身材的話,東堂絕對是處在優勢的一方,被抱個滿懷的卷島無奈地嘆了長氣,單手撥弄額前的頭髮,有人說過壽星是最大的,何況有一些事情必須跟東堂說清楚…

  昨天哥哥打了電話告訴他去英國留學的事情,雙親討論是希望卷島裕介還能繼續就學,念完大學後就做未來的打算。他猶豫了很久才決定想將這件事情告訴東堂,即使今天是東堂的生日。

  我還真自私啊咻…

  卷島走在東堂的後面,手裡拿著要給東堂的生日禮物。

  「…盡八祝你生日快樂咻!給你的禮物…」黑夜就如同一塊黑布般染上點點星光竟是那麼柔亮,卷島裕介拿起禮物的手是如此地纖細,東堂開心地無法言語,對方親自到箱根送禮物給他,是否也表示卷島其實對他也有意思?

  東堂接下卷島手中的禮物,他的視線湊巧看到卷島的手指有明顯傷口,察覺到東堂的表情不對,卷島立刻將手收回,豈料東堂的速度比他還快,一把抓住卷島的手、低頭親吻著手指。

  「傷口是我造成的嗎?」東堂的語氣略顯冰冷。卷島搔了臉,不願回答這種問題。小傷口舔個口水很快就會好了,再過幾天也會自行痊癒,根本就不用擔心太多。

  突然,手指被濡濕的感覺逐漸竄起,卷島不會覺得很癢卻覺得東堂舔的十分情色,害他的臉差點沒有燒起來。

  好熱…盡八這個笨蛋…我為了這個笨蛋臉紅咻…啊啊啊…我不管了咻!

  卷島的臉熱到發燙,想努力掩飾丟臉的自己,偏偏東堂的笑聲就像在說明不用躲了,我都看光了,小卷真的超級可愛的!

  東堂不只想舔想吹想咬還想含住它,心疼之情自然是不用表達在臉上。

  卷島打了呵欠,坐了數小時的車子也讓他累得想睡覺,東堂才想起對方也差不多想睡了,他牽著卷島的手,兩人一起進了屋內,一進門就看到東堂的母親臉色難看地瞪著東堂盡八。

  「盡八你打算讓小卷在外面待多久啊?對不起啊小卷…哎呀…怎麼哭了呢?」

  第一次帶著兒子口中的小卷回家,婦人早在內心下了決定,媳婦的人選就確定是他了!人都還沒娶進門就先把對方給弄哭了?身為母親的她當然是提倡先把人娶進門,日後在洞房也不遲的想法,莫非她的笨蛋兒子把人給吃了不成?

  「兒子你沒對我的小卷做什麼奇怪的事情吧?」婦人用著懷疑眼光看著東堂,被看的青年冒著冷汗回應,「我什麼都沒有做啊!」

  卷島擦了眼淚,眼角略微紅腫,他沉聲的說,「沙子跑進眼睛裡了…」

  東堂母子兩人頓時鬆了口氣,前者以為兒子做了踰越的事情,後者則思考是否手牽得太緊弄痛了卷島,他們各自有不同想法,但不知道卷島裕介真正哭泣的原因。

  他們牽手的那刻閃過一道畫面,雖然不是很清楚,畫面中的他是被人牽著,對方的臉也很模糊,能肯定的是對方對著他微笑。

  淚,不由自主地落下。胸口,痛得讓他無法喘息。

  卷島裕介尷尬地笑著說「咻…對不起讓阿姨擔心了…」婦人用手擋住口跟著笑說「哎呀,小卷的嘴巴可真甜…沒事沒事!要是盡八欺負你,阿姨替你教訓他!」

  東堂盡八面無表情地望著他的母親,有時他認為母親更照顧卷島,而忽略了他。

  老媽太誇張了…我不可能欺負小卷啊!



  「盡八快帶小卷去洗澡吧!我剛才替你們鋪好床了…」婦人叮嚀了東堂完後就回到大廳繼續招待客人了,東堂目送母親離開便牽著卷島的手去了泡澡的地方。

  兩人的手牽得很緊像極了熱戀中的情人一樣,對此卷島感到很困惑,他沒有掙脫東堂的手又是怎麼回事?掌心的溫度傳到他的身上,卷島將臉別過了一旁用空出的手遮住了臉。

  …振作點啊我!為什麼一直臉紅咻?

  「對了,小卷你先去洗澡吧…我去拿衣服給你穿…」

  話才說完沒多久就拿著禮物往樓上跑去,卷島裕介一臉疑惑地看著東堂的背影,他不認為自己能穿東堂的衣服啊…

  東堂拿了自己的衣服和可以讓卷島穿的衣服,才剛下樓梯就想到了一件事。

  小、小卷會穿我的衣服睡覺啊啊……是傳說中的男友裝啊!

  才剛進入澡堂就看到卷島正在脫衣服,東堂嚥了口口水,收起吃驚的表情說「小卷…我把衣服拿來了!」把衣服放在櫃子上後,東堂也跟著脫了衣服。

  說起來這倒是他第一次跟卷島一起洗澡…

  盡八你果然是全世界最幸福的男人…

  看到卷島坐在小凳子上,雙手輕輕搓揉著頭髮,見到這種畫面的東堂忽然覺得口中一片乾燥,他覺得自己就像一名偷看美人魚洗澡的青年一樣。

  「盡八你在看什麼?等一下感冒我可不管你咻…」卷島的動作沒有停下,身後的視線讓他感到背部快燒出洞來,再不出聲提醒,東堂盡八有可能會一直待在原地不動。

  雖然東堂看過卷島洗澡出來的模樣,像現在能和他一起洗澡倒是第一次,心裡不由得緊張起來,胸口撲通撲通地跳著,彷彿在說「你不把握這次機會就不會再有了。」

  他很想親親卷島的臉、抱著他的身體,舔遍他的身體每個地方,但東堂不希望對方討厭自己,於是這幾年下來一直不間斷地忍耐。

  「盡八我幫你擦背咻…」只有今天是特別的,卷島是這麼想的。

  該說了咻…也該讓盡八知道了咻!

  兩人移動了位置,東堂坐在卷島的前面,毛巾遮掩住下體卻遮不住生理反應。

  卷島拿著毛巾上下擦拭著東堂的背部,卷島用著輕柔的語氣說「盡八…現在我要說的話,你可以假裝沒聽到,我要去英國念書了咻…很感激這幾年你努力地和我比賽…」

  時間若是追朔到幾年前,卷島裕介絕對說不出太多的話。一生能遇到幾次實力相當的對手?也許一輩子也就碰上那麼一位。

  東堂不記得是怎麼洗完澡的,他的腦子裡迴盪著卷島裕介要去英國的訊息,以後就不能騎公路車去千葉了,他曾天真地以為就算繼承旅館,也可以趁休息的時候去找對方。

  別想了,盡八!小卷能到英國留學是一件高興的事情啊…

  不行!我高興不起來啊小卷…我一點也不想要你離開日本…

  卷島穿上東堂的衣服,手腳的部分顯得較短一點,看到吹風機放在外頭的小檯子上,拿起吹風機一開,往頭上吹了幾下,東堂的手捉住了吹風機,不想讓卷島知道他心情不好。

  「讓我來好嗎?小卷…」他一直很想像這樣替卷島吹頭髮,難得有機會當然是不會想錯過。

  卷島沒有說話,東堂也同樣沒講話,圍繞在周圍的氣氛頓時降至冰點,東堂的手指碰觸面前細順的綠色髮絲,看了良久,東堂的唇輕柔地吻著髮絲。

  他的心跳不規律跳動著,卷島甚至一度懷疑自己會不會因為心跳跳得太快而腿軟。

  「可別讓我以外的男人碰到你的頭髮、你的手、你的…唔!」

  「喂喂,你說得太誇張了咻…」他是男的不是女的,才不會有人會對他有興趣。東堂伸出雙臂抱住卷島的纖腰,低頭親了一下隱沒在綠髮裡的黑痣。

  東堂很想把卷島綁起來囚禁在自己看得到的地方,他可以參與到卷島裕介每天的生活,餵他吃飯、替他更衣洗澡,早上及睡前也能幫他將頭髮梳開。

  他真的不想讓卷島裕介離開…可是他要用什麼方式才能讓卷島留下?他擁有那種資格嗎?

  「哈哈哈哈…小卷是我一輩子認定的好對手!到了英國也別忘了美型的我啊!」

  聲音聽起來沒有不一樣吧?小卷沒有發現哪裡不對吧…我還是跟平常一樣吧?東堂朝著卷島露出笑顏,卷島沒有予以笑容,反而淡淡地望著對方。

  都露出破綻了…聲音都在發抖了咻…

  「盡八也要好好努力咻…我會在英國幫你加油!還有,別常常打電話給我…電話費很貴咻。」

  東堂驚訝地眨眼,連電話費這點都替他想到了,如果能通上電話,就算費用再怎麼貴也不會影響到他。

  「小卷你放心好了,我一定會每天打電話給你!」

  「喂!到時候被阿姨罵了,我可不管咻…」

  冰冷的氣氛開始緩慢升溫了,兩人有意無意的小拌嘴,讓所處的空間熱鬧不少。分開是痛苦的,如果是為了另一方有益,那就給予祝福吧!




  東堂這一夜得到太多驚喜,一時片刻也無法闔眼,睡在另一床鋪的青年早就闔眼入眠了。東堂坐在窗邊打開了盒子一看,是一條紅色與綠色分明的手機編織繩,末端還掛著小蜘蛛的銀色吊飾,他能想像卷島為這條手機繩花了多少心神。

  就算卷島不說出他的心情,手機繩傳來的滿滿心意,東堂已經強烈感受到了。

  小卷…謝謝你為我做的禮物…

  東堂將手機繩掛在手機上,小心地走向卷島睡覺的地方,撥弄了頭髮、俯下身,他的唇輕輕碰著卷島柔軟的唇。

  原來小卷的嘴唇是這麼的軟…早知道二年級就該親了小卷…

  啊…再多親幾下好了。

  再一下就好…再親個兩下…最後一下就好。

  對方的雙眼瞬間張開,如果眼神可以殺死一個人的話,東堂盡八可以說是死了好幾次,卷島伸長了手、掐著東堂的脖子,「死刑咻…親一次就夠了,居然給我一直親…嘴唇都親腫了咻。」

  卷島臉色羞紅的抱怨,想好好睡個覺就聽到有人嘆氣的聲音。接著往他的方向走來,想說被親一下就罷了,誰曉得一下會接連好幾下?

  他的睡眠時間徹底被東堂給打亂,卷島氣得拿枕頭往東堂的方向丟去,樓上跑來跑去的聲響連在樓下喝茶的婦人都聽得一清二楚。

  只要他的孩子和小卷快樂的打成一團,熱鬧一點又何妨呢?

           



【FIN】


謝謝收看和指教的東卷同好QQ

這篇到這裡算是結束了~~~那真結局就請收看本子裡的內容吧(笑)

评论
热度(15)
©奇蹟的三重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