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蹟的三重奏

缺今坂小夥伴啊XDD
這裡很雜…主要以卡打掐和喰種為主,偶爾會出現黑籃或其他動漫/
請多指教!!

【月金】again


**內褲痴漢有





  當他打開抽屜清點著剩下的內褲時,臉上露出驚訝表情的金木研努力回想昨晚自己把內褲脫到哪裡去了,但問題是昨晚和月山一起喝杯咖啡之後就回家了。

 

  內褲不見的情形已經出現好幾次了,不必要的開銷也隨著內褲失蹤跟著與日俱增,雖然在飲食方面是不會有支出的可能,在買書的方面還是會讓他損失不少金錢,何況念書是他唯一的興趣。

 

  這個月少買一點書好了……金木無奈地想著,他可不想要一個禮拜只有三條內褲可以換洗,於是簡單準備一下就出門買內褲了。

  

  路上走來的人不是情侶就是夫妻,聳立在廣場的大型聖誕樹佔據了他的視線,掛在樹上的燈泡突然轉換為七彩顏色讓他看傻了眼,在路上行走的人無不朝著那棵聖誕樹行注目禮。

 

  周圍的路人紛紛讚嘆著好美,眼看圍在他附近的人越來越多,金木趕緊穿越了不少人群直往要買內褲的店家,順著地圖的指示看到大型看板之後左轉直走就會看到那家店了。

 

  就在他要繼續往前走時發現自己被跟蹤了!

  背部不免感到一陣寒冷襲過,這個感覺他很清楚…他知道那是誰…

 

  「為什麼要跟蹤我?月山先生……」金木掰了食指回過頭冷聲的說話,要是沒有查覺到是熟人的話,那他就會把對方解決掉了。

 

  躲在暗處的男人露出微笑回應「我只是來見見可愛的金木君…」論見面的話,兩人早在昨天就見過了。穿著優雅卻不失貴氣的男人倚靠著牆邊,他的視線全放在前方的金木,那是一種想要將對方血肉吞噬的貪婪眼神。

 

  儘管兩人已經上過了床,他也提出同居的要求──另一方依舊沒有答應。

  他們的關係說曖昧並不曖昧,因為月山曉得自己的魅力終於影響了金木,瞧他只說了短短一句話就看到金木臉紅的模樣。

 

  小小的…臉蛋又紅又軟……好可愛啊金木君…──!!

  

  金木朝著站著不動的月山眨了幾下眼,他甚至懷疑月山是不是哪裡出了什麼問題,有好幾次都注意到月山的臉上掛著詭譎的笑容似乎想了什麼事情想到出神,他搖了搖頭不打算把這樣的月山習叫醒就讓他站在原地就好,身邊有那個人的陪伴會無法專心挑選他的東西。

 

  月山先生總是把可愛掛在嘴邊啊…

  說實話他從不認為自己哪裡可愛了,長得沒有特色又很平凡也沒有很出眾的才能,只會躲在一邊閱讀書籍,這樣的他哪裡值得對方說可愛了…?

 

  他回過了神後才發現金木走進了一家店裡,外面雖沒有明顯的招牌,從展示窗看還是能知道這是販售內衣褲的店面,月山拉開大衣從內袋取出了今天早上才拿到的藍條紋內褲,他露出一臉幸福的模樣湊在鼻子一聞,吸一吸精神抖擻。

 

  啊啊……金木君的味道。

  想舔好想舔好想舔好想舔好想舔好想舔好想舔好想舔好想舔好想舔好想舔──!!

 

  「月山先生…你的手上拿了什麼?」清脆的扳手指聲讓周圍空氣頓時降為冰點,掛在左邊的眼罩隨之掉落,本來染黑的頭髮漸漸地變為銀白色,模樣看來十分的憤怒。

 

  曾經聽說打是情罵是愛的這種說法,要是能被打上一拳也就表示其實金木是非常喜歡自己的。月山習張開手臂正要迎接金木的攻擊,不如他所料的一樣…金木沒有攻擊對方反而是搶過月山手中的內褲說,「沒有內褲可以換穿…我會很困擾。」

 

  金木說了這句話就打算離開了,背後忽然響起倉促的腳步聲。從金木背後用力地擁入自己懷裡,他悄聲的回應「沒有你一起過聖誕節…我也會很困擾很困擾」

 

  從那天起他就曉得了,那是他在洗澡的時候隱約聽到外面傳來陣陣的抽氣聲,當他的耳朵貼著門邊時還能聽到「…金木君……我的金木君…」他迅速地用冷水沖洗自己好能澆熄因為聽到月山的低喃而發熱的身體,但是不管洗了多少次身體依然沒有降溫的跡象,他打開了門全身赤裸地走出浴室,冷聲命令的道「抱我!」

 

  月山俯下身親吻金木的粉頰數次,最後又溫柔吻著金木冰冷的唇,空氣中發出啾啾的聲音,親吻的速度時快時慢,不安分的手終於伸進了金木的長褲裡,待他摸到熟悉的光滑觸感立刻吃驚了一下隨即又恢復了自己,他倒是沒想過…眼前如此單純可口的小東西居然會沒穿內褲。

 

  「要是金木君感到很冷的話我不介意替你穿上小內…唔!」

  「找死。」

 

  解決了月山這個變態,他拍了拍身上的灰塵說「不准再偷我的內褲了…」這句話有沒有讓月山聽進去又是另一回事了。




【FIN】

评论(2)
热度(26)
©奇蹟的三重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