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蹟的三重奏

缺今坂小夥伴啊XDD
這裡很雜…主要以卡打掐和喰種為主,偶爾會出現黑籃或其他動漫/
請多指教!!

【東卷】打是情,踩是愛。


*東卷

*一切都是小卷在作夢

*有男男生子…接受在看w









  徹夜未眠引來的後遺症就是精神不振及情緒難以控制,眉間中心蹙了明顯的三條線搭配那雙幾乎快要闔上的雙眼,只差臉上沒寫上「沒有睡好,少來惹我」的字樣了。

 

  熬夜是傷害皮膚的天敵,這點道理自然是明白,若是有人干擾他的睡眠又是例外了。

  他將頭髮捲曲盤了起來、換下身上穿的浴袍,換上平時迎接客人的和服後開始迎接嶄新的一天,此時的他希望今天的客人別來太多…

 

  「嘖嘖,和服不是這樣穿啊…這裡應該是要綁在後面不是前面,不對客人露出笑容是件很失禮的事情啊…夫人?」上一秒還被這雙手抱在懷裡,就是想忘也忘不了。習慣東堂的毛手毛腳也不是一兩天的事情,只不過最近這傢伙卻變本加厲的隨便亂來了!

 

  喂喂,盡八會不會太誇張了一點…都已經早上七點了還在發情!

  眼看纏在腰上的雙手是不肯罷休了,只能任由這傢伙隨便亂抱──才怪!!

 

  卷島抓住空隙迅速地朝東堂的手用力捏了一下,站在身後的人吃痛地慘叫一聲,不斷用手擦著被捏痛的地方,噘著不滿的嘴說,「小卷好兇啊!哇啊…別捏我的臉……」

 

  看著卷島越來越逼近的臉龐,東堂盡八忽然感覺到背後一陣陰風吹過,卷島裕介的兩手貼上了俊氣的臉龐,接著東堂的臉就像是被蹂躪的麵團一樣持續地被拉長再拉長。

 

  「你再說…再說咻…」他會變得這麼暴怒全都歸咎於東堂盡八這個男人。

 

  就在他把頭髮盤起來時發現脖子出現明顯的紅痕,兇手除了東堂也不可能有其他人了。他慢慢回想昨天發生的情況,稍作整理一番也沒有印象是東堂咬了他的脖子,唯一可能就是東堂把他的脖子當成磨牙的工具了。

 

  不管怎麼說先把痕跡蓋過才比較重要,最後他拿了條絲巾綁住脖子,固然身邊的人一直說很醜不適合他…那些都不要緊了。

 

  兩人在大廳迎接今日第一批的客人是一群學生來這裡做兩天一夜的溫泉旅行,卷島在門外迎接露出淡淡的笑容說,「歡迎光臨咻…」

 

  「你們快看這位姊姊好漂亮!!不曉得有沒有男朋友…」其中有位男學生突然說了這樣的話,聽力本來就不弱的卷島轉過了頭狠狠地看著那位男學生,雙眼發出像是要殺人般的眼神,被怒視的男學生似是乖順的貓,安靜下來。

 

  有學生的地方就會非常吵雜,用東堂來計算的話差不多有十個東堂在他的附近說話吧!

 

  他負責招呼的工作,東堂則負責將客人帶進房間。聽說今天還會有一組客人會進來,看一看時間也差不多要到了吧?

 




  遠處就看到一名小孩朝他的方向跑過來,一把鼻涕一把眼淚地喊「媽媽──!」這聲呼喚害卷島嚇得不輕,很快地他收回了驚訝輕輕推開小孩的臉回說,「妹妹我不是你…呃……你的媽媽…」接著又看到出現的男人以及男人胸前的孩子。

 

  「小卷你到底在胡說什麼?裕美是從你的肚子裡生出來的啊!你怎麼狠心拋下裕美和盡介還有……我?」

 

  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啊?我生兩個小孩了?不對啊咻…不不不───!那另一個東堂又是誰?我搞不清楚了咻……

 

  「吶,小卷你喜歡年輕的我?還是成熟一點的我?」後方傳來東堂清晰的嗓音,卷島的肩膀不由得一震,對於東堂突如其來的問題卻遲遲未給予回應。

 

  他喜歡東堂盡八…不管是成熟或是年輕的。

 

  「我……咻唔…唔」他打算開口說話卻發現周圍環境又變得不一樣了,天花板的日光燈還有他的書桌和小野田送他的蜘蛛娃娃,身旁卻沒有東堂的陪伴了。

 

  嘖嘖水聲提醒了某人的存在,卷島低下頭一看發現他的雙腿被迫敞開,清晰的水聲正是提醒自己被某個人舔舐重要部位的證明,卷島雙手遮掩著臉用著低嗓的聲音說「半夜不睡覺又要做什麼咻?」

 

  東堂朝著卷島眨了眨眼說,「聽到小卷在夢中還不斷喊著我的名字,太讓人感動了!所以打算讓小盡八來報答感謝之意…」想偷襲他就直接講還故意繞著圈子解釋,卷島揚起嘴角一臉壞笑的將東堂推倒在床上,他站了起來用腳踩著東堂口中的小盡八……

 

  「哇……痛啊!小卷快住腳啊……小盡八快不行了。」

  「哼…他不是很行?還會讓人懷孕呢咻…」

 

  卷島意識到自己說出什麼奇怪的話趕緊摀住了口,他才不會承認自己在清醒前說要當那名小女孩的媽媽。那名女孩就像是女版的自己,如果和東堂生了孩子或許就會長那樣了吧?

 

  清醒一點啊咻…我在亂想什麼?要生也是盡八去生…我才不生咻。

  至於東堂要表達的感謝之意也在卷島的幾腳下落幕了。

 

【Fin】


這篇文章放在沃德差不多有一個多月了,沒什麼時間拿出來寫XD

一開始是打算要讓新荒和今坂也來湊熱鬧,想想覺得太雜就罷了~

评论
热度(14)
©奇蹟的三重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