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蹟的三重奏

缺今坂小夥伴啊XDD
這裡很雜…主要以卡打掐和喰種為主,偶爾會出現黑籃或其他動漫/
請多指教!!

【月金】自討苦吃

月山x金木
為JF2016的廣播劇+腦補。





  「…噢…呼…呼呼…哈啊…金木君的內褲有甜甜的香氣…噢…受不了啊啊啊啊啊啊…」在屋內的一角傳來怪異的抽氣聲不時還伴隨著某人的名字,走近一看便會看見有個紫髮男子的雙手扯著一件正被拉長的布料。

  不好,要是太大聲一定會把金木君吵醒。
  重新地將手上的內褲小心折好放進外套內袋裡,月山決定要把握這個機會去看一看金木的睡臉,畢竟機會實在難得…不好好利用的話就可惜了。

  他放輕腳步地往房間的另一端移動,為的就是不吵醒睡著的金木。當他走向那張大到可以睡上四個人都不是問題的床,正想要悄悄地爬上床來偷親金木幾口,但是,見他睡得如此地熟又不忍吵醒。
  就在理智輸給了慾望那刻,他俯下身想要親吻金木的臉,很不湊巧的是對方剛好睜開雙眼,幸好月山及時躲開才避掉被金木發現的窘境。

  「月山先生…我為什麼會在這裡?」黑髮青年揉了眼睛,又伸了個懶腰。
  「不久前我們才經歷一場Coffee time啊!你太累了我把你帶回家休息…」月山跟他解釋了經過,金木雖然覺得對月山感到失禮,仍不忘自己身上有沒有哪裡不對勁之類的。

  因為眼前的男人有太多的前科,再說自己昏睡的時候也難保月山不會做什麼事情…
  「對了,金木君…你要不要剪一下頭髮?頭髮太長也不好整理吧…」月山一邊說話一邊用手指搓揉著金木的頭髮。

  金木尷尬地笑著想要往旁邊移動,月山卻逼得更近。
  「月、月月山先生…你…好吧…麻煩你了。」金木沮喪地想著,他真的很不會應付眼前的男人,只要耳朵一被吹氣就全身酥麻地忘了自我。

  金木被要求坐在一張椅子上,月山從角落拉出了一台放滿各式各樣物品的花車,用了一條白布圍在金木的脖子上,月山取出剪刀、喀嚓幾下,烏黑的髮絲瞬間掉落了。

  熟練的剪法讓人不得不懷疑這個人是否每天都在剪頭髮…
  過了幾分鐘後,月山終於停下手邊的動作,取出了鏡子讓金木看一下後面的頭髮。
  「月山先生…右邊好像剪太多了…」金木開始懷疑讓月山剪頭髮是不是正確的決定。

  「Oh…那我左邊稍微修一下好了!」月山又動起剪刀剪著左邊的頭髮,等到他剪完又重新拿鏡子給金木一看。
  月山先生會不會剪得太多了一點……這樣應該不能看吧…

  「金木君不滿意我為你設計的造型嗎?還是我幫你在改一下造型?」
  「不用了這樣就好!啊,我來幫忙處理地上的頭髮吧…」我的頭髮被剪掉好多啊…
  金木君的頭髮─────!!
  「讓我處理就好,金木君就先休息一下吧…」月山蹲在地上撿起一搓又一搓的頭髮,他的手是抖的、心情是亢奮的。

  噢噢噢噢噢噢!!!!!!是金木君的頭髮啊…不知道吃起來的感覺怎麼樣…好想吃好想吃好想吃…我想吃啊!

  吃吧…就吃吧!

  咕嚕、咕嚕。

  「嗯嗯嗯嗯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多麼美味的味道!Très Bien!!!!!!」月山說完最後單字後就暈了過去,留下的只剩下驚恐的金木以及喊著月山先生的聲音。


  金木試著要搖醒月山卻沒有辦法讓他清醒,突然他發現到月山的嘴邊有幾根頭髮,又看到他手中抓著的頭髮,他大概知道是怎麼回事了。
  他掰了手指,另一隻眼睛露出了鮮紅顏色,本來烏黑的頭髮也瞬間染白。金木冷冷地看了興奮到暈過去的月山說「祝你有個美夢…」

  金木動手將月山的褲頭解開,一把扯下月山的長褲和內褲,金木看到平時將他的身體玩弄一番的性器忍不住想要把他扳斷,想想似乎又太便宜了月山。

  既然月山把他的頭髮剪得亂七八糟,那就拔他下面的毛當作補償好了。
  金木才拔了第一根毛,月山就發出奇怪的聲音,而且痛感居然能讓小月山興奮地站了起來,青年碎了聲「真是變態。」相信隔天一早看到自己下半身光溜溜的,恐怕月山也笑不出來了。


  【FIN】

活動的後幾天應該要寫的,被各種事情拖到現在才寫完Orz
最近還是月金一直線一直線!!!!!!
下一篇應該是人魚設定。

评论(1)
热度(20)
©奇蹟的三重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