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蹟的三重奏

缺今坂小夥伴啊XDD
這裡很雜…主要以卡打掐和喰種為主,偶爾會出現黑籃或其他動漫/
請多指教!!

【月金】沒有如果

#本來是月金廚會要發的無料。

#印好了居然沒帶

#只好貼在網路上。


#中東月金

#沒有後續噢噢噢 

                    

 

  

  高掛在天空的太陽以及一望無際的滾滾黃沙,讓人有種錯覺以為自己來到了地獄,體內的水分隨著汗水漸漸地流失,剛歷經了一場戰鬥也讓他沒有多餘的體力再往前走下去了。

  這片沙漠太大了…我大概走不動了…

  他所處的國家仍保有不平等的規則,奴隸制就是其中之一,雙親如果為奴,那生下來的孩子也終身為奴。

  這種規則根本對人不平等,想到自己一定要反抗這個規則,身上佩帶的彎刀是他從馬車上奪過來的,彎刀上面還沾有鮮血,看來是不久前留下的。屬於他的肌膚也無一是完好的,有的是舊傷有的是新傷,大大小小的疤痕讓人看得怵目驚心。

  好不容易才從那個地方離開,他告訴自己一定要堅持下去。他用手擦了擦汗水、每往前一步都用了不少力氣,經過太陽的照射下能用上的體力又變少了。

  「好熱…這片沙漠也太大了吧…」汗水不斷地從他的體內流出,裹住上半身的布料也幾乎濕得差不多了。後悔方才沒有把水也順便帶走,光顧著逃走已經費盡不少力氣。

  死亡原來離他好近,要是就這麼昏過去想必會被曬成人乾了。

  一生下來就被迫接受奴隸的身分,差點就要被不認識的惡人給強要了,若是不逃的話就會像馬車那些人一樣,強要以後就被殺掉了,奴隸的生命是多麼地毫無價值。

  他不過是想要在一個普通的地方過普通的生活,而不是要去當別人的奴隸。

  眼前的視線越來越模糊,雙腳也越來越重沒力氣在抬起走路,當他往前走了一步,重心不穩地向前傾倒。滾燙的黃沙直接地灑在臉上讓他痛得顫抖,他卻連站起來的力氣也沒有了。


  啊…死了可能還比活著好一點吧!

  少年…你真的想死嗎?

  是誰?是誰在跟我說話?

  你真的想死嗎?

  不、我不想死……我想當個普通人想過普通的生活。


  說也奇怪,躺在黃沙上的人突然有了體力,站起來的時候看到一只銀色杯子,他彎下腰將杯子撿起,杯子上面鑲有奇怪的花紋讓少年好奇地順著杯身摸了好幾下。

  「少年!不准再摸了!」聲音才一響起就讓少年驚訝地讓杯子掉在地上,他看了看四周,別說是人影了,連隻鳥都沒有出現。

  接著那只銀杯又開始出現騷動,他蹲下身用手指戳了戳銀杯說「不可能是這只杯子說話吧…」

  「少年…你不是想當普通人?」金木研睜圓了眼睛,原來跟他說話的是這只普通的杯子。

  我一定是出現幻聽了,杯子怎麼會說話?

  忽然,咻了一聲,那只銀杯瞬間化為人形,化為人形就算了,居然還沒有穿衣服…

  金木將臉別過一旁,用手指了一下對方說「那個地方遮一下…」說完還臉紅了一下。

  糟了,看到不該看的了…

  「在我們國家是不穿衣服的…」金木一臉厭惡地看著這個露鳥男子,還真沒想過會有這種人,想想應該不算是人吧?

  看他說得這麼自信滿滿的模樣,金木也放棄跟他講話了,知道繼續說下去只是浪費力氣而已,為了要保留一點體力得好好振作才行。

  倏地,不知道從哪裡飛來的毯子逕自地平放在他們的面前,他看到紫髮男人光著屁股踩上毯子,金木不小心瞄到對方的臀部,忍不住又別開了頭,這跟他的觀念差了很多,他的觀念是要用輕飄飄的布料包住全身,不能把恥處讓其他人看到。

  「喂,你要給我負起責任…我的眼睛受傷了!」金木冷冷地說著,也跟在男人的身後一起踩上毯子,紫髮男子打了個響指,支撐兩人重量的毯子緩緩地上升到高處,突然往前方一衝,金木趕緊抓住男人的手臂才免於墜落的命運。

  他的手托起金木的臉頰、露出自信笑容地說「小貓咪…我當然會負起責任啊…因為你剛才已經摸遍我的全身了,可是要負起該有的責任,噢…對了!搭車也需要付錢的…」

  話才剛說完,屬於男人的唇蓋上金木的唇,趁著他嘴巴張開之時還將舌頭也悄悄地伸了進去。

  從未接吻的少年顯然被突如其來的舉動嚇得一愣,勾著腰身的手不安分地揉弄著金木的臀部,腦中頓時一片空白,他知道自己正在被吃豆腐…原來是吃豆腐啊…金木摸了腰身的彎刀、一拔,轉眼間銳利的刀鋒已經頂著男子的面前,他尷尬地笑了笑說「少年別太激動啊…」

  「激動的是你吧?不穿衣服還隨便吻我還隨便…起反應。」可惡…初吻就這麼沒了,我一定要把這個男人做掉。

  為了配合眼前的少年也只能乖乖地把衣服變出來,響指一打,剪裁大方的衣服就變出來了。

  不一樣的是他還有戴頭巾…頭巾上還綁著一條細長的線,那是代表權力的象徵,這讓金木看了更是格外地厭惡,也許是查覺到對方視線有異,趕緊又變出不一樣的衣服。

  啊啊…絕對不能讓金木君知道我的身份,不然一定會氣死了…那個人也在等了吧…

  一個在明一個在暗,為的就是想要得到金木研而已,但主角本身卻完全不記得曾經的約定,一切都無妨了,少年正在前往曾經許下約定的國家,以為自己可以過上普通的生活,但與男人的相遇不過是一段小小的前奏罷了。

                   

【完】


FT:

只有一篇而已,剩下的那部份我要留著出本(喂)


评论
热度(21)
©奇蹟的三重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