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蹟的三重奏

缺今坂小夥伴啊XDD
這裡很雜…主要以卡打掐和喰種為主,偶爾會出現黑籃或其他動漫/
請多指教!!

【利艾】Final distance(壹章)

此篇為灣家利艾ONLY的新刊

配對:利威爾x艾倫

設定:街頭混混和神父的故事,有肉…




  六年後,這座城市發生了兩大件駭人的事情。一夕之間不明的疾病造成大量青年人的死傷,而另一邊放置大鐘的廣場則是躺著死狀悽慘的孩子。沒有人曉得到底發生什麼事情,但是,他們了解到一件事情…那就是宗教無法給予他們足夠的安全感。

  「啊啊啊啊啊!孩子啊…不要丟下媽媽啊!」婦人抱著躺在地上的人,應該有雙眼的地方被活生生挖出兩個空洞,她不懂是誰對自己的孩子下這麼重的毒手,婦人的眼中透露出了殺意,她絕對會替懷中的孩子報這個仇。

  利威爾冷冷地注視著遍地的屍體,有的眼睛被挖出來、有的斷了手腳。若不是挾怨報復,就是兇手根本腦筋有問題,他點了根菸、吐出氣圈,反正死了多少人和他一點也沒有關係。

  當人們不再相信宗教會安撫他們的心靈,認為這間教堂的神父並未做到禱告的工作,屬於這座城市的居民也不會去教堂了,對於教堂的資助也就減少了。

 

  很快地消息便傳至了艾爾文的耳邊,一手緊握著筆喃喃的說「這是怎麼回事…咳、咳咳!」正要寫信將事件傳達給總會知道,猛然的一陣氣急咳出一灘血,染紅了純白的紙張。

  …不會吧!

  內心糾結著相同問題,連他也不是很確定是否染上了不知名的疾病,胸口的疼痛正一點一滴折磨他的身心。艾爾文神情痛苦的走出房間,看到少年正坐在長椅上一動也不動。金髮男人淡淡的笑了,雙手放在琴鍵上一壓,彈出艾倫最喜歡的曲子。

  艾倫抬頭見到男人正彈著鋼琴,身體也不由自主地左右搖晃。停在一個音時,傾刻間,教堂的空氣瞬間變冷了,少年驚愕地跳下長椅,有些緊張地走向男人的方向。

  頓時他覺得連開口說話都顯困難,吐出了話語「艾爾文神父……」

  「不要過來……艾倫!你知道的…要成為一位神父,得先曉得怎樣支撐整間教堂。」

  艾爾文的話令他感到害怕,彷彿他所敬佩的人將要不在這裡一樣。

  身體快要變成不是自己所能控制的了,他要在僅有的壽命中回到總會治療一下才行,這裡的醫療不如其他城市般的進步。在那之前也只能請艾倫當一下代理神父了。

  

  艾爾文離開教堂已經一個禮拜了,艾倫的視線全盯著空蕩蕩的大門。他不清楚這座城市的人到底是怎麼回事?今天是大家聚集一起念禱告詞互相關心的日子,除了看到幾隻麻雀在門外飛上又飛下,根本就沒有人影的出現。

  「大家都不來教堂了嗎?」不久以前這間教堂的大門還被人擠壞,如今卻成了空蕩蕩的模樣,這樣的光景無疑形成強烈對比,艾倫˙耶格爾不甘地發出怒吼,既然他現在是代理神父,就不能繼續讓教堂這樣下去。

  想到平時去的廣場會有人在那裡,艾倫不猶豫的往廣場方向走去,看到眼前血淋淋的景象。他瞠目無法解釋眼前的地獄,當人們的臉上少了笑容,剩下憎恨和悲傷以及恐懼,他覺得世界沒有很美好。

 

  視線掃過躺在地上的人,艾倫害怕地退後幾步,為什麼平常和他一起玩樂的朋友會沒有眼睛?抱著孩子的婦人一見到少年出現,她舉起了手指著出現的艾倫說「你…你為什麼會活著?啊啊…我的孩子又為什麼要死!呵呵呵…是你和那個神父殺了我的孩子吧!」

  他不懂自己為何會被人誤會?明明就沒有殺人,卻被說殺了人!

  艾倫冒著冷汗地回應「阿姨您誤會了…我和神父根本就…嗚!」

  婦人發出嘎的笑聲,用佈滿血絲的雙眼瞪著少年,衝上前伸出雙手掐著艾倫的脖子。

  「呵呵呵呵呵…我的孩子都死了,你們的那間破教堂為這座城市做了什麼?哈哈哈哈…神?這個世界根本就沒有神!」

  「阿姨……因為您的心中已經不相信神了。」艾倫表情痛苦的說著。

  婦人扯出慘淡的笑意,對她來講有沒有神不是那麼重要了。她加重雙手的力道,嘴角的弧度愈加地上揚,口中念著『去死吧…去死吧…』的字眼。

  原來人類的生命是如此輕易地消失啊…感覺到對方的施力越來越重,艾倫的臉色瞬間刷為黑色。他的唇緩慢開合像是想要把話說完,婦人沒有給他說話的機會…全身的力氣彷彿被抽乾似的,少年的雙手無力放下,眼角流出悔恨的淚水。

  還沒穿上那件衣服…也還沒做到代理神父的工作…艾爾文神父…對不起。

  「喂,夠了吧?」他把扔在地上的菸屁股丟進垃圾桶裡,真沒想到還有個笨蛋會跑來這裡。被某個禿子拜託來當保父真是件麻煩的苦差事,利威爾是這樣想的。

  婦人曉得男人的名字是利威爾,沒有人敢招惹他。除非那個人不想要活命!也正因為他的個性喜歡獨來獨往,每當看到利威爾的路人紛紛避之,就怕遭受到無妄之災,打斷幾根肋骨算是好運,嚴重的話可能連小命都沒了。

  婦人一看到利威爾的出現,不悅地鬆開了手,只能抱著兒子的屍體悻悻然地離去了。

  

  利威爾望著躺在地上奄奄一息的少年,他不會對小鬼做出人工呼吸的方式,既然是流氓就要用流氓的方法解決,手掌貼在艾倫的臉頰、輕輕的拍了幾下,眼見少年仍沒有任何反應,利威爾施了點力…白皙的臉頰都出現明顯的掌印,少年還是沒有清醒的跡象。

  看來必須對這名少年人工呼吸了…

  小鬼…要是你有口臭,我就拿刷子把你的嘴巴刷爛!

  他托起艾倫的下顎、一手捏著鼻子,張嘴吸了口氣、直接伏身封住少年的口。幾次的動作持續反覆著,少年終於有了意識,半睜開雙眼一時還無法對焦,直至看到男人放大版的臉龐及貼上自己的唇。

  他的臉好比熟透的番茄一樣,嘴對嘴的親吻成立在兩人是情人的身分才有的行為,他和面前的人可以說一點關係也沒有。

  「我、我…你……」艾倫面色尷尬的擦了擦嘴,引來利威爾的不滿。他的動作無疑是覺得對方的唇很髒,所以才會想去擦!

  原本不打算當保父的,利威爾改變主意了!在他的精心調教之下,相信小鬼會懂得怎麼尊重他人,至少要知道怎麼尊重他。

  艾倫拍了拍身上的灰塵,對利威爾鞠躬說「謝謝你救了我!」跟之前相比,小鬼的確有明顯的成長還懂得感謝他。逃跑的速度還是不輸當年,利威爾看著少年三步當一步的跑回教堂。一手插著腰地看著漸行漸遠的人影,少年想當真正的神父,貌似還太嫩了點!

  

  看到了地獄,經歷如同死亡的體驗,艾倫˙耶格爾終於忍不住地往門邊一傾,從未想過會有人想要他的性命。就像神父說過的,這一切都是天主賜給他的考驗嗎?

  「髒死了…小鬼!這裡到底有沒有打掃?」老是小鬼東又小鬼西的,他不服氣的轉頭說「我不是小鬼!我叫作艾倫…臭大叔!」

  看來這個小鬼很喜歡挑戰他的底線,利威爾單手抓著艾倫的衣服,對方力氣大到將他拎起、冷冷的說「再叫我一次大叔試看看!」還有他一點也不臭,他開始後悔救這種一點也不可愛的小鬼,殊不知道這名少年在未來會一直纏著他不放,那也都是以後的事情了。

  艾倫咬緊牙根,就算很想說出禁忌的兩字,但想起以前吃這個人的虧無數次,要是真說了,他的小命恐怕也就要賠上了。

  見艾倫沒有反抗,利威爾才把他放了下來。

  他天真的以為只要請那些人來教堂就能恢復從前熱鬧的景象,要是心中沒有神的存在,他們也是不會來的。

  好朋友死了…訴說著以後在這座城市將不會有他的朋友,方才的婦人可能也是臨門一腳,或許陸續還會出現失去親人的人向他討命。一想到未來有可能會發生如自己所想的事情,艾倫不禁全身顫抖起來,等到那時候他該往哪裡跑?

 

  「過來,艾倫…」坐在長椅的男人盯著胡思亂想的少年,用著命令的口氣說話。

  少年將披肩的帽子戴了起來,坐在對方的身邊用著只有貓聽到的聲音說「對不起…我很害怕…」艾倫的手緊抓著短褲,滴滴的淚水都落在大腿。

  利威爾的手放在艾倫頭上讓他往自己身邊靠近一點,少年眨了眨圓圓的貓瞳,這種感覺很熟悉…他曾經喜歡神父用手掌揉著他的頭,這個人的感覺又有一點點不一樣。

  胸口的地方……跳得好快…一下、兩下、三下…

  跳動的次數像是催眠的曲子般使他入睡,少年的唇微微動著,身體則貼著利威爾的身旁安穩入睡,雖然艾爾文將麻煩交給了他,仔細觀察這孩子的睡顏倒還不討厭。

  自從被小傢伙踩到腳以後,他和艾倫的命運彷彿綁在一起,到哪個地方似乎都能碰到彼此,陰錯陽差的認識了六年。會接受艾爾文的請求也是念在兩人曾是同一教會出來的學生。

  「利威爾…請你照顧那個孩子!拜託你了…」

  「……你知道我不喜歡小鬼的…」

  艾爾文笑而不答,他清楚利威爾一定會幫這個忙的。

  他告訴自己沒有把握的事情是絕對不會去做,這樣才能放心把艾倫交給對方。而且,艾倫那小子三天兩頭就跑到外面,回來就告狀說有人欺負他。

  一直想見見欺負艾倫的人是誰,想不到會是以前學生時代的同窗。利威爾也不知道還有機會碰到熟識的人,畢竟他不像艾爾文一樣想當神父,純粹想找點事情來做做!

  「喂,禿子…小鬼我可不會永久保管!你要記得帶回去。」

  艾爾文上了馬車,舉起手向利威爾說再見。這趟離開,他也不知道能否歸來。

  

  月亮的微光照射進教堂,他和艾倫睡到這麼晚了。睡醒才覺得肚子發出抗議的聲音,當他瞥見少年的右嘴角掛著一串透明液體,就怕口水弄髒他的衣服。

  「起來……」利威爾的嗓音具有魔力般喚了一聲艾倫便醒了。

  少年伸了伸懶腰,揉揉惺忪的雙眼。下意識將手探入衣內抓了抓肚子,肚皮也發出不小的騷動,咕嚕嚕的聲音一眨眼就讓睡不飽的人兒徹底清醒。

  「肚子餓了!壞人哥哥要一起去吃東西嗎?」他不知道對方叫什麼名字,只記得男人常教訓他的屁股,所以艾倫都稱呼他為壞人哥哥。

 

  「艾倫!不要亂跑……」教堂的空氣讓他感到很不適,好像有什麼事情快要發生一樣。

  放在前方的燭台突然倒下,神父演講的講台也被外力弄倒。有道黑影從鋼琴旁邊鑽了出來,倒下的講台成了他最好的跳台。黑影縱身一躍,微弱的光線勉強能將黑影面貌顯現出來,他沒看過有人的臉可以猙獰到一種地步。

  他、他不是人類吧……好可怕…

  「一起去外面…不准離開我半公尺!」周圍都是障礙物,要對付眼前的怪物也略顯困難。

  透過月亮的照射下,終於看見黑影的真面目。從左太陽穴開始有道明顯的大疤痕,而那道疤痕冒出螢光綠的顏色不時還流出鮮豔的綠色液體,它不用張口就不得不讓人注意到那對巨大獠牙,可以說是比艾倫的手臂還要再長一倍!

  它對站在利威爾身邊的艾倫發出怪獸似的咆哮,少年趕緊躲在男人的身後不敢再去看怪物一眼,這是少年生平第一次見到可怕的怪物。

  利威爾拔出了藏在外套暗袋的銀槍,槍的握柄還鑲有十字架的圖案,對準怪物的方向說「艾倫…把眼睛閉上,我數到三才可以睜開。」

 

  數到一時,利威爾朝著怪物開了一槍,打中了怪物的胸口。看起來絲毫不影響怪物的動作,數了二時,他對準怪物的額頭給予一槍。

  蹦咚!

  怪物倒下了,利威爾才數了三,艾倫看到銀槍的槍口發出眩目的亮光,接著抬眼看著將怪物解決掉的利威爾。

 

  光芒好似全聚在利威爾的身上讓人無法移開視線,少年睜圓了眼睛,他覺得這個人很帥…比整天彈鋼琴的神父還帥。

  「壞人哥哥…你好帥!」

  「哼…」

  壞人兩個字就免了,說的自己老是對這名少年做壞事之類的。

  這下就能解釋那些孩子是怎麼死的,躺在地上的醜陋怪物動也不動,只是中槍的地方流出綠色液體不免讓人看了倒胃口,從怪物身上飄起了一道奇怪的紅煙。利威爾一驚,趕緊從口袋裡拿出打火機將怪物的屍體燒死,紅煙才慢慢的消失。

  怪物流出的綠色液體沾到農作物也是導致最近青年人死亡的主因,要是他和艾倫都聞到那股煙,恐怕早就見不到明天的太陽了。

  夜,火紅色的烈火照亮了天空,躲在外面偷看的居民將經過收入眼底。

  怪物的屍身被燒的連灰也不剩,利威爾回頭看著吃驚到久久無法冷靜的少年說「這樣…你還想要當神父嗎?」

  艾倫拼命地點頭,他想要幫助更多的人,怪物解決了,想必隔天一早會有很多人來教堂報到了。光是想到就足夠讓利威爾頭大,少年根本就不會念禱告詞也不會彈鋼琴,單純就是站在台上唱一唱詩歌而已,這要怎麼好好經營教堂?

  也許就是擔心艾倫無法照顧自己,艾爾文才會拜託他來幫助這傢伙。

  「…話說哥哥叫什麼名字?」

  「利威爾……」

  「我今天能和利威爾哥哥一起睡嗎?」

  「小鬼你該自己一個人睡。」

  艾倫坐在桌子前大口咬著麵包,不能和對方睡覺有一點讓他感到可惜,就不知道像剛才那種怪物何時會冒出來。

  利威爾覺得艾倫的問題哪裡不太對勁,他說出了自己的疑惑「你也跟那個禿子睡過?」

  少年誠實的點頭,利威爾咬著牙喃喃的說「該死的戀童癖!」艾倫歪著頭不明白利威爾生氣的原因,房間沒有小電燈實在沒辦法好好睡覺,他才會跑去和艾爾文睡在一起。


【FIN】


评论
热度(5)
©奇蹟的三重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