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蹟的三重奏

缺今坂小夥伴啊XDD
這裡很雜…主要以卡打掐和喰種為主,偶爾會出現黑籃或其他動漫/
請多指教!!

【利艾】Final distance(貳章)


灣家利艾ONLY 印量調查



  睡的房間並不如其他房間能夠被太陽照射,所以也比其他房間還要冷上許多,睜開眼睛先是看到簡單的吊燈。翻為側身時,他瞇了瞇細長的眼睛、突然睜大,昨晚交待少年不准進他的房間睡覺,結果還是跑來和他擠同一張床。

  誤以為是房間的溫度比較高了些,想不到是他的懷中多了一個人體暖爐。

  利威爾一腳將艾倫踹下了床,整個摔在地上的少年伸手揉了屁股,打了一個大呵欠又躺在地上繼續補眠了。

  「真能睡啊…艾倫…」

  他從沒見過有人摔倒在地還能繼續睡覺的,該說是一種專長嗎?

  話才說完,他一腳便踩在艾倫的屁股使勁一踏,雖不至於造成太大傷害,也徹底地替少年解決想賴床的念頭。

 

  利威爾哥哥…好暴力……看來今天只能站著了!

  艾倫用手揉了被二度重傷害的屁股,無奈地為自己身後那兩塊肉默哀。

  利威爾迅速換完衣服就將艾倫遺留房間了,他答應要照顧艾倫並沒說連身體也要照顧。

  舉起手按了抽痛的右太陽穴,他沒在少年睡覺的時候做了什麼事情吧?一想到這隻手曾攬著艾倫的腰身,心情就更加複雜。

  他沒辦法確定熟睡的自己是否會做出奇怪的事情,能和他保持距離當然是最好!

  換個房間睡好了…利威爾思考了一會,找間沒有吊燈及擁有兩道門的房間才是上上策。

  艾倫這傢伙是從哪裡學會把門撬開的技巧……

  昨晚要睡的時候還特別把門鎖了起來,但艾倫這小子卻輕而易舉睡在他的旁邊。

  

  「哈啾…」正在換衣服的少年忍不住打了噴嚏,正準備要換上乾淨的短褲時,他的腰部附近出現不大也不小的紅痕。他似乎沒有發現的樣子,穿上短褲就往門外跑了。

  屁股被踢的好痛……還有利威爾哥哥的身份到底是?

  他所知道的是艾爾文都穿著白色長袍、左右肩上披著繡有十字架的帶子,昨天親眼見到對方身上配戴著手槍,今天穿著黑色長袍、胸前掛著閃閃發亮的十字架。

  大哥哥不是混混嗎…?

  會這麼想都是聽到街上路人這麼稱呼他,艾倫晃了晃頭,多耽擱一點時間就怕要被處罰了,空曠的長廊響起少年跑步的聲音,他跑到中央祭台被迎面照射而來的光線刺激到眼睛,他半瞇著眼睛注意到站在門外的男人正把片片落葉掃在一起。

  「還愣著做什麼?還不過來幫忙!」

  艾倫隨口應了一聲立刻就被利威爾敲了頭一下!少年吃痛地叫出聲音,用著哀怨的眼神看著欺負自己的男人,很快就得到一記冷冷的怒視,艾倫才沉下臉不敢發出聲音。

  小鬼就是小鬼!不曉得那禿子怎麼教的…

  「你想當神父就必須先懂得如何尊重長輩!掃完葉子以後去拔草。」教育小鬼就要用斯巴達的教育才行,若這時候不打罵併用,之後的艾倫就會變得很隨便…

  他能想像艾爾文是怎麼寵這個小鬼的,未來有他的日子就不能讓艾倫這麼悠閒下去了!

  少年沮喪的想著,究竟是哪裡惹到利威爾不開心了?為什麼他就得被踹又被罵…?

  他將不滿的怨氣發洩在雜草上,拔了一根、二根…本來該是雜草叢生的地都禿了,才又轉移地方繼續拔草。

  待在教堂內的利威爾正忙著擦著左邊長椅,擦完這邊再換右邊。完全疏忽了待在外面的艾倫面臨了什麼危險…

 

  「嘶……」他看到一株奇怪的草想要將其拔起,發現這草特別的長,仔細一看還有頭,艾倫嚇的迅速將手中生物扔掉,來不及拔腿跑進教堂就被狠狠咬了一口。

  把教堂所有的長椅都擦完都不見少年人影,正想要走出門外開口責備艾倫,沒想到會看到少年躺在地上抽筋,利威爾緊張的跑去看了情況,發現艾爾的左腿內側多了兩道牙印。

  被咬的地方出現明顯的紅腫,少年冒著冷汗的低喊「好痛…好痛…」

  首先先讓毒血不要亂竄,利威爾憑著在總部學到的急救知識為艾倫進行了簡單包紮。

  他將肩膀上的帶子綁在傷口的上方,隨身攜帶的刀片成了最好的工具,拿著刀片往被咬的地方畫了一刀,利威爾用著只有少年能聽到的聲音說「忍一下就沒事了…」

  接著,他的手捏著大腿傷處、使勁一擠,艾倫痛到仰著頭「唔嗯……啊!」

  毒血擠出來後才稍稍鬆了口氣,準備要將少年橫身抱起卻瞄到腰間的印記。

  這…這也是蛇咬的?看起來…也不像蟲咬的…

  只會兇人的利威爾居然將他抱在懷裡?被蛇咬過的地方還隱隱痛著,他意識到有哪些地方不一樣了。

  「…沒事吧?」

  「嗯…謝謝…」

  臉好燙,心臟跳得好快。

  噗通噗通。

  心臟跳的好大聲…希望利威爾哥哥沒有聽到。

 

  幸好及時將艾倫送去醫院,不過為了觀察幾天還得待在醫院幾天。

  望著躺在床上的少年,心裡想的是腰部的印記是誰造成?看紅色的印記還挺新的…有些還有牙印。除了昨天和他共睡一張床的自己…沒有其他人了吧…

  對,能想到的兇手也只剩自己了!各種跡象來看,他是最有可能對艾倫做這種事情的人。

  ……嘖,果然還是要叫禿子快點把人帶走!

  照這種情況發展下去,他遲早會不自主地把少年的衣服全脫光。

  幾天後,艾倫從醫院回來了。兩人之間的氣氛變得有些曖昧,他甚至發覺艾倫的眼神多了不該有的情感!他知道代表什麼,但他不想去多加揣測。

  教堂備有的房間都被艾倫撬開過了,一覺醒來看到身旁躺著少年,他都會下意識去掀少年的衣服有沒有出現奇怪的痕跡。

  前一天是脖子出現了一塊紅印,昨天是肚子出現牙印,今天他發現了…在右大腿的白皙嫩肌出現疑似被咬又被吸吮的印子。

  他發誓絕對不會再回去睡在普通房間了。乾脆就到告解室去補眠算了,為了不讓那種事情再度發生。

 

  門開了,剛闔眼沒多久就聽到椅子發出了聲音。

  他知道這個時間根本就不會有人進來告解室,唯一的人就剩下艾倫而已。

  「神父……我犯了很嚴重的錯…我好像喜歡上不該喜歡的人,他在睡覺的時候會咬我親我…但我不討厭他的行為,還三番兩次找機會和他睡在同一張床。請神父寬恕我的罪孽…感謝天主,謝謝神父…」

  他不清楚艾倫何時離開告解室的,聽到一連串驚人的事件,腦袋瞬間停擺了。

  該死!我居然做了那種事情!那傢伙還是個孩子啊…

  可怕的是連一丁點的記憶都沒有,照這樣下去哪天他把艾倫給上了也不奇怪。

  不行!他得離開教堂了。保管的時間早就超過很久了,趁艾倫睡覺的時候打了電話到總部,掛上電話後他鬆了口氣。

  和小鬼的孽緣早就該結束了…

  他連道別的話語都省下,逕自地離開只剩下艾倫的教堂。

 

  少年翻為側身,看到了放在椅子上的衣服,他曉得衣服的主人已經不在這裡了。

  「利威爾……」每一夜被咬過的地方不時提醒著…他想要男人多一點的碰觸。一切都為時已晚了,對方都走了能說什麼呢?

  早在那天他們的唇對唇時,名為命運的齒輪悄悄轉動了。

  少年拿著利威爾穿過的長袍蓋在自己的身上,至少今夜讓他能感覺到…對方沒有離開這個房間。

  淚,順著臉頰滑下了。

  不會有人想對小鬼認真的…這一點,他很清楚。



【FIN】

試閱就放到這了。

评论
热度(2)
©奇蹟的三重奏 | Powered by LOFTER